传销头目揽金3亿元,案发地山东青岛不接受报案人举报(转载)

来源:互联网责任编辑:风清扬反传销2019-06-15 14:26
  在湖南益阳市有一家名为“养心殿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的企业,该企业在全国不同地区开设了10家分公司,利用五级三阶式手法进行非法传销活动。2017年黄岛区警方以涉嫌传销罪对养心殿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山东青岛分公司进行立案侦查。但让人奇怪的是,在受害人向办案单位提供各种确凿的证据和资金流向证据,证明养心殿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总公司参与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时候,竟被相关部门拒收,导致真正组织、领导传销,并席卷高达3亿元资金的蔡四喜、胡凤娇等人至今逍遥法外。

  投资返利、拉人头,分公司骗取3亿余元

  2016年5月,“养心殿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在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开设养心殿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山东青岛分公司,聘用吉林人单红英和山东胶南人王凤雷为负责人(二人系夫妻关系)。早在2016年3月青岛分公司成立前,单红英、王凤雷就开始以“投资返高利、拉人头做业绩、提升级别获取更高回报”为卖点,宣传所谓的快速创富新模式。
  根据“养心殿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盖有公章的“山东团队各项制度显示”,所谓的创富模式就是以拉人头、承诺高额回报的形式向公众吸收资金,具有极为显著的传销和非法集资特征。
  高额的返利,再加上不限制人身自由,让当地群众失去了警觉性,养心殿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便在青岛市黄岛区迅速发展起来。在短短9个月内,便发展会员2000余人,吸收资金超过3亿元。 然而好景不长,在运营了几个月之后,2016年10月以后,养心殿大健康便开始以没有新增业绩为由,拒绝返还资金。

  总公司签批传销文件,相关部门拒绝追查

  此时,部分受害人开始意识到情况不对,2016年11月开始,开始有受害人陆续到青岛市相关部门报案。得到此消息后,养心殿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负责人胡凤娇和蔡四喜声称对老系统进行了升级,并提出了“复投方案”。
  所谓“复投方案”既是如受害者尚有未进行返还的本金,就可以再次进行投资,在返利时将老系统中的资金带出。此方案推出后,部分受害人为收回本金,再次进行投资,但复投开始不久,就再次崩盘。
  根据青岛电视台报道,养心殿大健康崩盘后不久,该公司山东负责人单红英、王凤雷就失去了联系,而前去报案的受害者高达800余人。
  2017年5月,青岛警方针对养心殿大健康立案侦查,并对单红英、王凤雷进行省内通缉。此次行动一度让受害者看到了希望,然而时隔不久,受害者再次收到了打击。
  2017年底,单红英因宫外孕需要手术,在医院提供身份证时系统报警,与王凤雷被同时抓获。但因在哺乳期,不宜抓捕,单红英被取保候审,并佩戴了电子手环。单红英被取保候审后不就不知去向,办案人员称单红英定位手环损坏,无法定位。而让受害人更难以接受的是,办案人员在办理案件时,仅对养心殿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山东青岛分公司部分受害情况进行了立案侦查,并未对山东分公司全部受害者和真正得利的湖南益阳市的总公司进行调查。
  根据证据显示,养心殿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山东青岛分公司并不具备独立法人资格,青岛分公司的所有业务均是按照总公司授意开展的,无论发展模式还是制度方案,均需由湖南总公司盖章签发,蔡四喜签批。根据工商登记显示,养心殿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共有两个股东,分别为胡凤娇和蔡四喜,其中胡凤娇任法人,蔡四喜任董事长。
  根据资金来往记录显示,部分受害者的资金是直接转入了养心殿总公司财务蔡萍的个人账户。而在二次复投期间,根据蔡四喜要求,资金必须打入蔡萍的个人账户方可生效。
  然而,青岛相关部门在办理该案件时,并未对蔡四喜、胡凤娇和蔡萍等人进行立案。受害人多次向办案人员李成长等人提供蔡四喜、胡凤娇、蔡萍等人直接组织、领导传销的相关证据,均被办案人员以不属于养心殿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不属于青岛辖区为由拒绝接收。
  多数受害人认为,办案人员的行为明显是在包庇犯罪嫌疑人,根据最高法、公安部、最高检联合下发的《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中明确指出: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中,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全面查清涉案单位,包括上级单位(总公司、母公司)和下属单位(分公司、子公司)的主体资格、层级、关系、地位、作用、资金流向等,区分情况依法作出处理。办案人员李成长等人在明知道蔡四喜、胡凤娇等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并签发了各种文件的情况下,仍只对山东青岛分公司部分情况进行调查,拒绝对养心殿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进行调查,就是在包庇犯罪嫌疑人。

你可能对下面的文章也感兴趣

重庆美美赚是不是传销,黄发传销头目

近日在重庆有一名叫黄发的人大量联系我们在重庆做医美行业的从事人员,邀请行业人员参加他组织的交流会,声称教人成为亿万总裁,大肆宣传他的商业模式。 重庆美美赚传销 经了解发现他的内容就是通过互联网APP整合资源的一个共享模式,首先这个做法其实很多行……

南派传销最大的涉黑传销头目之一白金芳的老公邱梓豪在

2019年8月9日晚20:47本人见到今年5月22日晚20:45在桂林市临桂区福邸嘉园小区持菜刀追砍本人的涉黑传销头目之一东北人邱梓豪及其哥哥和他所谓的几个朋友(曾用名)在临桂区奥林匹克花园小区对面的菜市场内装修门面,于是本人报警求助公安民警出警,民警到位以……

中天盛祥壹健哥寇南南就是传销头目,请相关部门速查!

从盖网到壹键哥,再到中天盛祥,再到bitcherry的BCHC,成立至今所有项目全部失信,不停改头换面,诈骗传销。所谓BCHC的共识,就是不提过往失信记录,案发历史,尽量避开查办。 南方周末报、法制日报主办的《法人》、烟台市政府都在2019年5月先后曝光了盖网中……

“传销头目”自曝内幕:当地政府暗地支持 千万致富项

湖北武汉的江士才,三年前来到了九江。他一直认为自己在做一个赚钱的大项目,可直到今年4月份,他才彻底醒悟。原来,自己参与了一场传销大骗局。 最近,作为这个传销组织头目之一的他,找到了记者。把这一切内幕都公之于众,防止再有人上当受骗。 江士才:我……

传销头目惊现出家人 借佛缘推销“原始股”终获重刑

曾经的出家人智藏,经人介绍花钱买了上海一公司的原始股进而获得会员资格,企图一夜暴富,还发展了40多人作为下线进行传销活动。昨日,他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站在天台法院的被告席上,并被当庭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罚金5万元,追缴非法所得20万元。……

“反传联盟”与传销头目的生死较量

9月7日,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来自四川南充的张明(化名)及东北的老杨(化名)、王奇(化名)终于踏上回乡列车。他们先后深陷传销组织,近日为挽回损失,“劫持”传销头目,但没有成功,险遭不测,他们从都匀出逃至麻江,然后赶到了凯里…… 轻信朋友陷入传销陷阱……

传销头目赢利400万北京落网

前天中午,一名涉嫌非法经营获利400万元的在逃人员在列车上被北京铁路乘警支队抓获。目前,嫌疑人楼某被移交浙江义乌警方处理。 3月24日中午1时,北京开往深圳的K105次列车行驶在山东麻城段,田更新警组检查到6号车厢12号中铺时,一名本来躺在床上的、戴着……

义乌警方抽丝剥茧 涉案1900多万元的传销头目被捕

花4560元买下他们公司生产的保健品,除了保健品之外,还能获得6780元的劳务报酬。一年前,这样的好事就降临在不少义乌人身上。这个漏洞百出的致富美梦,却让200多人卷入其中,涉案金额高达1900多万元。 利用变相传销,在义乌非法获利400万元的犯罪嫌疑人楼……

“林枫”服饰一传销头目被判刑

平阴县人许某通过非法传销,先后发展40人加入传销网络,推销了61份林枫服饰产品,非法经营数额81900元,个人获利8000元。近日,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许某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并处罚金25000元。 前年经朋友吕某介绍,平阴县人许某到林枫服饰公司考察。许某……

烟台审结非法传销第一案 传销头目被罚40万元

记者昨天获悉,从淄博带着70多人来烟传销某化妆品的孙某,在两年半时间里发展下线700多人,个人传销额达210万元。日前,孙某被芝罘区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处罚金40万元,其余多名骨干均获有罪判决。这是我市审结的非法传销第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