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传销网提示您请:真爱生命,请远离传销骗局!

反传销|反传销网|中国反传销研究所 成功解救数千名传销受害者

当前位置: 反传销网 > 连锁销售揭秘 >

撩开传销的面纱: 为“恐传症”开出的一剂旷世良药

时间:2016-08-04 17:44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点击:
感谢风清扬老师提点 无论今天,还是过去,亦或是将来,传销都是个敏感异常的话题。 早在90年代初期,曾经作为新生事物的传销,被广泛引进中国大陆,其中最有名的有爽安康摇摆机和完美化妆品等,它们在部分人的刻意煽动下,几乎全民参与至少也当过发烧友。由于
感谢风清扬老师提点 
——无论今天,还是过去,亦或是将来,“传销”都是个敏感异常的话题。

  早在90年代初期,曾经作为新生事物的传销,被广泛引进中国大陆,其中最有名的有“爽安康”摇摆机和“完美”化妆品等,它们在部分人的刻意煽动下,几乎全民参与——至少也当过发烧友。由于没有得到合理的管制,传销发展到香港回归前夕曾一度失控而泛滥成灾,到后来几乎变成了人们因为不甘而自欺欺人的狂欢,甚至到最后梦醒了,人们仍然没能整明白国家引进传销到底是想干啥。
  终于在1998年5月,在朱总理“传销暂不适合我国国情,予以取缔。”的电视讲话后,传销开始了慢慢淡出人们的生活。那台上一呼,台下便万人响应的鸡血盛况,至今仍历历在目。
  因为人们曾经领略过传销煽情的巨大魔力,同时也看透了一个根本无法实现的空无希望其实就是个骗局,它不仅掠夺了人们的财富,也玷污了人们的智商,所以,清醒过后人们从此把它视作瘟疫,若谁再与之扯上关系,那么无论他的智商还是行为,都将受到歧视。那之后的日子里,时有传销的新闻或传说,人们的第一反应除了不屑就是无语,可见与之保持距离已经不只是钱的事儿了。
  再后来直到今天,传销已经演变得不再是传销,简直成为哄骗甚至绑票的代名词。远离传销成为全民共识,打击传销已势在必要。
  然而,在我们每个人的潜意识里,都有个疑问:老是只听见远离传销的口号,最多也就“出动工商部门打击”,要真的下决心打击的话,怎么不动用警察或者军队呢? ——才不信打而不死呢!


  现在,笔者本着公正客观的态度,告知大家一个真相,传销仍然真实存在——对,你们没听错!不但如此,它还广泛涉及广西、云南等地,而且在当地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经济风景。另外,不容忽视的还有保定、恩施、合肥等地,传销也有大量存在,若抛开那些不算,光云桂地区的现有传销人员最保守的估计也不低于5千万之众,相当于全国人口的4%,要是加上已离去的历史参与者的话,数值将会大 得惊人,绝对不会少于1——2个亿。
  惊讶了吧!
  不可否认的会有人要问——你造谣的吧?那么晦暗的活动以如此庞大的规模存在,国家能不管吗?他们当新闻媒体不存在吗?
  问得好。首先,我用自己的身份证向法律保证,我没有造谣;其次,政府也没有不作为,也并非新闻媒体视若不见,这其中可能涉及到政治。因为我不是施政者,这里只能以个人的思维方式来剖析其中的原因。为什么可能涉及政治呢?下面我作一个比较来证实。譬如疆藏地区,疆独藏独以及各种暴乱此起彼伏,而同样属于边远少数民族地区的广西、云南却歌舞升平;若单从资源上比较,疆藏地区相对云桂地区应该较强,至少新疆地区矿产丰富,地方财政的富硕不言而喻,又怎么会稳定形式堪忧呢?原因很简单,就是历来的政策帮扶滋生了某些民族中部分人的惰性,久而久之便惯于伸手,稍不满意就整出幺蛾子,而云桂地区,看似绿沃千里,实则千山万壑,可耕作的土地零散而贫瘠,毫无大规模开发的可能,加上石灰岩的山体结构没法变出半毛钱来,那里的人们反而家家娃崽成堆还能三餐饱食,而且天天早晚两次有组织的到各个广场深情地歌颂共产党,请问这种吃饱了撑得慌的生活方式是靠什么来支撑的?答案毋庸置疑是政策。但这种政策不同于单纯的资助,正因为这种非单纯性资助的支助,优越性就体现出来了。
  请看,前往广西、云南的各大铁路、公路上,除了客车,还是客车——是营运性公共汽车而不是旅游性专车,极少数的货车运送的除了生活物资外,基本无工业材料,这算是一种怪现象吧?
  这么说吧,那源源不断的人流就是送往云桂地区的活力,而非中东式的难民潮,他们都是响应“西部大开发”的政策号召带着创业梦想而去的。
  再说这种政策,它是针对某个区域的,有一定的隐蔽性和模糊性。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它放任了某种事物的存在与发展已成事实,同时一手打而又一手扶真假难辨。这里,笔者不得不用一个真实的故事来进行分析论证,否则以上的一切就成为妄言狂语了。
  ——某年春天,表弟东东电话邀约我前去广东云浮合伙做生意,要我前去实地考察。在“如今社会多的是人才,而紧缺的是饭碗”的当下,急于找到出路来突出经济与事业交困的重围,是当今的普遍社会症结,我自然不能例外。于是,在他的指引下,我几经周折到了一个地方,意外的却是广西的岑溪。
  第二天一大早,东东带我出去逛街,走着走着“正巧”碰着了他老婆的表姐娟子。在娟子的提议下去一个老乡那里喝茶,反正我人生地不熟的,跟着走呗。一上楼,老乡热情地迎接,握手,上烟,倒茶,然后开始寒暄。
  老乡聊着聊着就来正题了,说:“怕说不清楚,我拿张纸来写一下,以便你更好地了解我们这个项目。”
  嘿——那谁——你这是干啥呢?!
  这套路不是那什么——?!对,传销!
  表弟呀,你——
  虽然有太多的情绪和不悦,但我还是坚持彼此忽悠着走完了过程。
  也真难为老乡了。他连说带写的,大概的意思不外乎要我花三万多块参与他们所谓的“资本运作”,然后物色两三个亲戚朋友来接力,待亲戚朋友加入后,再用同样的方式循环,以此来完成自己累计六十个份额就算功德圆满,之后我就可以坐收好多好多的钱 。这不是传销还能是什么?
  可是当时我面前的三个人异口同声地声明那不是传销,而且有模有样地再三声明叫什么“资本运作”。
  概念游戏!
  我懒得同他们争论,因为恶心于他们的丑恶嘴脸。
  尔后想走,但如此一来又有点觉得对不住姑妈,还是从长计议吧。
  真不明白东东那个超级自以为是的主,怎么就被洗脑成功了呢?
  也罢,就你们那点花样也奈何不了我,况且我早有免疫力了(96年公开的传销大潮我自然没能幸免,躺过枪的。)。
  第三天。上午爬山,到山顶参观了一个亭子,顶部有一个大不锈钢球,下面有六十个小球连为一体。东东和娟子借机不时地对我吹耳风,说象征“资本运作”的六十个份额的——这都被你们做成课题了?收起你们的小人嘴脸吧,不就是想我接你们的龙吗?
  午时,下山顺道来到老街。长长的巷子两旁,青砖碧瓦,石灰砌筑的建筑群排成两排顺着小巷弯向远方,既有些破败,又鲜有人烟。迁而没拆,不知为何。
  又是新的一天,被带去新的地方喝茶。这一次看视频节目,全面介绍“西部大开发”的。什么是“西部大开发”?据介绍就是政府借款支持建私房提供出租,美其名曰“筑巢引凤”,让源源不断的来“资本运作”的人身有所栖,通过这个运作过程中的人流带动消费,来达到拉动地方经济的目的。
  虽然,偷换概念灌迷魂汤不地道,但理论倒是合乎逻辑。 
  这天晚上,首次来到大广场。人们或六、八个,或十多个凑在一块聊天,当得知我是新朋友时,便纷纷热情地与我打招呼,凡触目者必报以热情的微笑。
  经过我亲自了解,发现他们竟然全是“资本运作”者,无一例外!再极目远望,人山人海,绝对数千近万。若说那种盛大空前的场面是有人精心安排的话,很难令人信服,因为根本就没有人有那么大的本事设那么大的局。换句话说,那就是铁铮铮的事实。作为一直都以为传销已经不再存在的我,当时被彻底震撼了!心里连呼:“天外还有天啊!” 
  到了这个地步,就该回过头来看问题了。
  那山顶的亭子,算是个较大的艺术体,顶部由精致的不锈钢管链接构成,每个交结处都有一个精致的不锈钢小球,这些小球匀称地排布于东南西北四面,每面十五个,巧妙地构成四个三角形,一共六十个小球共同顶出一个立于顶部的同款大圆球。这其中的六十个小球与大球相互依存而又共同支撑的关系,与“资本运作”中的六十个合作者的关系,现在看来已经不再纯属偶然了。那是一种巧妙的暗示!这也印证了某种东西的隐蔽性和模糊性。
  再说老街。分明是七八十年代的房子怎么一下子全不要了呢?无非是建好了新房子,老房子没有价值了呗,再者要么是资本来得太容易,根本就用不着惦记那几片老砖烂瓦;岑溪市的新城区,全部由统一结构与格式的私房构成,都是三层或三层以上的砖混或框架结构,除一楼当商铺外,上面全是出租屋格局。建得早一些的房子都是典型的96年左右的装修风格,木夹板门,圆钢筋防盗网(这里跟98年传销被宣布取缔的时间刚好有一个准备的缓冲余地);几乎每家的每一个房间都备有两张简陋的木板床。这些现象表明,政府借款建房是真的,因为那个穷乡僻壤不可能让全体市民同时赚来那么多的钱来建那么大的房子,而且老房子的材料资源全部舍弃,再说那里一无工,二无矿的,根本就不会有租房需求,那么有计划有组织的大动作只能是国家战略布局,这一切的一切印证了“筑巢引凤”并非空穴来风。
  对了,怎么能不说一下银行呢?小小的岑溪县级市城区,银行营业点成堆,据当时统计就多达153家。银行多就体现了地方经济繁荣。然而岑溪这个地方几乎没有第一第二产业的支撑,何谈经济繁荣?那就只能这么解释,因为人流带来消费,消费产业即第三产业,也就是说消费产业实现了岑溪市的经济繁荣(声明:非旅游性产业)。
  据了解,岑溪只是广西和云南的一个缩影,其经济的依托主要来自于第三产业。这样也就很好理解那边每个城市的各大广场上为什么每天会汇集那么多的外地人,而且他们对广场的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的“打击传销,人人有责”的画面视若不见——因为亲爱的外来朋友,广西(和云南)需要你。
  传销也好,“资本运作”也罢,也不管他偷换概念与否,有没有违心地忽悠,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岑溪人民欢迎你,广西(和云南)的建设不能没有你,只要你愿意,这里的大地上就是你施展抱负的天空。妖魔化的传说在这里得到了平反,而且成为需要。
  从认识到了解,直到接受,那么复杂的过程,一切的一切,回过头来都可以归结成一变二,二变四的简单几何倍增游戏,况且那成千上万人数的庞大军团硬生生地告诉你想太多都是多余。


  在从事传销的日子里,当然打鸡血式的交流肯定是有的,“要成功,先发疯,骗来亲友做帮凶”的侃语也少不了,要不怎么会叫传销呢?但是绝对没有某些新闻里所讲的吃烂菜叶或者用强制手段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等等的情况发生。
  当第一次被带去别人家“喝茶”时,听到“用笔写一下”时,感觉掉朋友挖的坑里那种突如其来的巨大落差后,找机会拼了命地逃之夭夭的倒是大有人在。那种滑稽可笑的人跑出去后不免会大肆吹嘘自己多么多么猴精,而他的朋友作传销如何如何无耻。
  还有一个例子,我另一个表弟,被朋友邀约,反正就一身肥肉,倒是胆大不怕被骗。当了解真实情况后鸡血劲十足,但问题是没钱啊,你猜他想的什么狗血招?他竟然让别人给他老爸打电话:“那谁,你儿子被搞传销的关黑屋了,交了钱就放他出来!” 同时开出的价钱没急坏老爸倒把老爸气得不轻,于是老爸跳着脚对着电话破口大骂:“狗日的,不听话,看他还搞传销不!给老子关死他!”这个闹剧后来是怎样的结果就用不着我废话了吧。 
  传销分子的恶名多半都是这帮人给整出来的。在实际运作中,本来就因为经济门坎而困难重重,还出现一些烂人损友恶作剧式的折腾,再加上政府时不时地大喊口号(如果不喊口号吓退一部分人的话,那么人多物资匮乏就真的只能吃烂菜叶了。),所有这些种种的不如意,正化作冰冷的雨水慢慢淋湿着每个传销人员本来火热的心。
  结局必定是可悲的,就算极少数能破茧成蝶的那又能怎样,还不是得经常把自己手底下的成员聚拢在一起接吃请喝加唱K,不外乎就是趁机向新成员释放一个信号:大家看,我成功了,可以经常请大家的客(烧钱玩儿),努力吧,你们也可以的!——不还是打鸡血吗?总之,就没有容易的事儿。


  这里我们不妨来扒一扒传销的前世今生, 据笔者了解,传销本来是美国人发明的。当时的美国东部富强而繁荣,而西部贫瘠亟待开发,于是聪明的美国高层政府号召国民甚至外籍人员前往西部“淘金”。到底有没有金淘不得而知(起初开发北美的就是一帮强盗,如果有金淘的话还会把机会留给别人吗?),我只知道去美国东部的人都发达了,从西部回来的人多数都成了失去斗志的酒鬼。但是不管怎么样,鸟不拉屎的美国西部总算有人愿意去砸钱了,经济也慢慢活跃了起来。美国人用“淘金”运动的方式拆东墙补了西墙,完美地达成了东西部区域的经济基本平衡,实现了西部崛起的政治蓝图,也是了不起的经济创举。在官方资料里,“淘金”运动看似光芒四射,跟“传销”好像毫无联系,看来美国高层在严守秘密,难道这个秘密里头有着管理经验的窍门?
  中国的传销“引进”于美国,毋庸置疑,买来的!一方为了有价值而买,另一方为了值钱而卖。有价值在于它可平衡各区域间的经济,值钱在于想要它有价值而必需的窍门。这样也就很好理解了:中国为什么要引进传销?传销为什么变成继“黄”、“赌”、“毒”之后的“四害”?
  说白了,传销就是政府变个花样号召人民群众撒钱支边,但是,运作不好会得不偿失(如98年前的中国大陆),若运作得当就是一个很有效的治国手段。
  有人说,现在手机的网上点赞博彩游戏是传销,那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 ——你不但做了sb找坡下,还玷污了“传销”存在意义的圣洁性!


  今后,传销该何去何从?由于传销的晦暗性,以至于人们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所以,它一直在人们的谴责中完成着功不可没的历史使命。
  然而,传销将退出历史舞台是必然的,因为未来的经济发展已经不再需要它了,它也越来越明朗化,马甲换了又换,都无马甲可换了。
  媒体,工具而已,吃的人民的饭,端着政府的碗……不说了,他们也挺可怜的,不敢说真话,把眼睛都憋瞎了。然而,他们能知道啥呢?核心机密呢!我也只是在里面滚了那么久之后,根据各方面分析得出的结论而已。
  至于为什么迄今为止无任何相关的真实报道,我想是传销这个工具还没达到报废期限 ,但我们也要客观地正视现实,明明涉及并参与过的人数都跟中国公务员的数字相当了,保密还有意义吗?
  我想是时候把它逐渐公诸于众了,因为传销已经到了无法维系的地步,加上继“三害”之后“四害”还一直让我们祖国的花朵们生活在无谓的恐怖中。


  传销以特定的方式盛行了那么多年,当然也有它另外的存在价值。因为政策一直模棱两可,所以从事人员不得不保持极端的低调,温良恭俭让的君子传统成了每个人的做人准则,所有从事人员在传销过程中素质得到空前提高,这在已有的1亿多人口中是不可辩驳的事实。这其中,他们还懂得了自律,也学会了该如何坚强;了解了人情世故,也看清了人性的善恶美丑;习惯了淡定自若,更变得敢于面对与担当——这一分人性的成长在别的地方是没法做到的。如若不然,怎么会有人说那是他上过的最好的大学呢?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父母不计后果地把自己的子女带入其中去磨砺呢?总之,当舍弃了某种东西后,必然能收获一份惊喜。否则,它凭什么安然地存在那么多年呢?

  功亦好,过也罢,值或不值自有历史评说。




  进城的乡下人
  2013.10.16

  ——当初,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想告诉儿子一些社会真像,以便今后一旦触及而有相对正确的态度。 而现在,考虑到传销的存在越来越没有价值,所以我决定把这篇文章拿出来发表,也是为了当今的孩子们对其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而不必无谓地惶恐。 (责任编辑:风清扬反传销)

  

  (责任编辑:传销何日绝)

  

  本文信息转载于 风清扬反传销网 ,国内专业反传公益性组织,反传销研究所合肥传销QQ群242727084

  中国反传销研究所解救传销受害者风清扬专线18503855251咨询专线13733876940www.fanchuanxiao.net

  专业反洗脑,手机定位解救寻人。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