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欢迎访问反传销网 反传销研究所 风清扬反传销十年专业经验,解救传销受害者亲友请收听《清扬说传销》音频节目, 风清扬反洗脑系统同步喜马拉雅电台APP
反传销网 反传销研究所 风清扬反传销十年专业经验logo 反传销网 反传销研究所 风清扬反传销十年专业经验logo

七大案例揭露投资虚拟货币不受法律保护并后果自负

来源:投资虚拟货币责任编辑:投资虚拟货币2019-12-14 02:09

一直以来,虚拟货币都不被监管部门所接纳,而近几年,虚拟货币从备受推崇的黑科技,逐渐演变成传销、诈骗、非法集资的代名词。同时因投资各类虚拟货币产生的法律纠纷的案件也层出不穷。

 

 

案例一

 

2018年7月,聂某经人介绍认识秦某,得知秦某购买国外的“狮子币”进行投资理财赚取不少收入。于是,聂某委托秦某帮其购买“狮子币”进行理财,并通过手机银行向秦某转账25346.1元。

 

2018年10月8日,聂某在秦某的帮助下在“狮子链”钱包上注册个人账户,秦某登录聂某的账户为其购买2000个狮子币。

 

同年10月13日,狮子币的市场价值贬值导致投资款化为乌有,双方为此发生争执。随后“狮子链钱包”被强制关闭。为此,聂某诉至法院要求秦某返还25346.1元本金。

 

案例二

 

张某是西安某大学的在校女大学生,在一次偶然相遇后,与校友李某互生爱慕,进而发展为男女朋友关系。去年11月,张某发现李某有在网上进行投资的习惯,且收益较为可观,心生羡慕。

 

随后,李某指导张某在网上一个数字货币投资平台上注册了账号并在李某操作下,用1万元为张某购买了9888个DC币,后用DC币为张某置换了比特币。今年2月2日,张某再次根据男友的示意,支付了2万余元购买DC币。

 

3月,张某发现自己账户中没有上述两次的交易记录,找到男友询问。李某表示,他确实已经替张某购买了DC币,至于为什么不存在交易记录,他并不知情。两人为此争执不休,就此分道扬镳。

 

今年6月6日,张某起诉至法院,要求李某赔偿其3万元,并支付利息。

 

案例三

 

赵某通过朋友郑某的介绍投资“蒂克币”和“DK矿机”,并承诺3个月还本。出于对郑某的信任,赵某向被告支付了108万元,委托被告购买“蒂克币”和“DK矿机”,并处理相关理财事宜。

 

郑某仅向赵某支付了44046元的“收益”后,便告知其所有的投资款化为乌有。赵某以委托合同纠纷为由向福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解除委托合同并要求被告郑某返还委托理财款。

 

案例四

 

去年3月份,徐州男子金某在买卖虚拟货币过程中遭受损失后,将北京火币天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火币公司)告上法院,请求法院判令火币公司赔偿其损失的12万余枚“泰达币”,约合人民币80万余元,并称火币公司已赔偿第一次侵权的部分损失25278枚“泰达币”。

 

案例五

 

2017年12月,赵某忠通过邬某渔的介绍投资“RSK项目”。赵某忠先后通过比特币交易平台将17.8355个比特币汇入庄某霞、庄某升控制的虚拟地址用于购买RSK代币。

 

之后,“RSK项目”崩盘跑路。赵某忠发现被骗后,以委托合同纠纷为由,将邬某渔告上天台县人民法院,请求法院责令邬某渔退还17.8355个比特币或636531.1595元。投资虚拟货币

 

案例六

 

2018年6月,姚某根据“球迷联盟”网站发布广告指引,通过购买以太币的形式参与被告在境外Xbrick.io的网站上的Octopaul(章鱼宝)项目的OPC虚拟货币的公售活动。姚某随后以3500元的均价购买了25个以太币,并使用了其中的22.2175个以太币参与了Octopaul的数字代币OPC的“首轮公售”。

 

2019年4月18日,姚某发现已经无法正常登陆“球迷联盟”网站,在感受到被欺诈后,将北京球迷联盟科技有限公司告上石景山区法院,请求该公司返还本金。投资虚拟货币

 

案例七

 


你可能对下面的文章也感兴趣


反传销主页

十年反传销
风清扬足迹

电话微信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13733876940
短信平台
18503855251
电子邮件
1038911163@qq.com

关注我们
二维码

防骗反传销联盟微信

防骗反传销联盟

风清扬反传销微信

风清扬反传销微信

举报传销
维权直销

传销组织骗术
骗局曝光平台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