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传销网提示您请:真爱生命,请远离传销骗局!

中国反传销研究所_风清扬反传销网_专业权威反传销门户网站_咨询电话_微信 13733876940

我的郑州传销行纪实

时间:2019-03-01 22:57来源:中国反传销研究所 作者:风清扬反传销 点击:
郑州传销行纪实 文│汪学荣 时间:2013年春 地点:响水通榆河北延工程响水段西岸 刚学习钓鱼时间不长的我,正在和老师刘勤在钓鱼,收获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钓的没刘老师多,但也没空手,还蛮有成就感的。 手机铃声响起,不知是谁在这个钓鱼紧张时刻打电话,

郑州传销行纪实

 

文│汪学荣

 

 

时间:2013年春

地点:响水通榆河北延工程响水段西岸

 

刚学习钓鱼时间不长的我,正在和老师刘勤在钓鱼,收获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钓的没刘老师多,但也没空手,还蛮有成就感的。

 

手机铃声响起,不知是谁在这个钓鱼紧张时刻打电话,先不接,如果是骚扰电话,一会儿就会停的。

 

铃声响了好长时间,终于停了,我想,看来不是骚扰电话,回家再回拨过去吧。还没想好,铃声又不折不挠地响起来。

 

肯定有急事,收好十一米长杆,拿出电话一看,来电显示是高中时的学长王超,家乡人,高我一个年级。因我有段时间在外地打工,已有几年未通话联系过了。接通,“喂,老学长,你好。”“你知道我是谁啊?” “你是王超学长啊!” “你在哪儿?”“我在××地方钓鱼。”“好的,我马上去找你玩。”

 

半小时后,王超同学骑电瓶车来到河边,边看我钓鱼边聊天,一直到他夫人打电话叫他回家吃饭为止。

 

之后又来往互访了几次,吹吹牛,聊聊天。

 

六月初的一天,接王超电话,请下午去咖啡店喝茶。

 

准时如约赴会,老王已到包厢,茶已泡好,桌上有三付茶具。我问还有一位是谁,老王说是她表妹。

 

过了几分钟,老王的五十岁左右的美女表妹光临,听老王介绍:他表妹是滨海樊集人,县人大代表,现在上海搞工程,老王讲了她的姓,可惜我没听清,至今也不知道她姓什么。

 

互相客套几句后,我问老王,今日有何使命相召?

 

她表妹回答:“过年时来看过表哥,看他们经济条件不是太好,我在外边搞工程,这次来想把他带出去挣点钱补贴家用。”

 

我知道,老王是中学教师退休,收入在响水已是中游偏上的人,但可能和他表妹这样搞工程的老板比起来,确算经济条件不是太好。

 

我随口问了一句:“老板在哪发财?”

 

“在上海虹桥机场搞土方,想请表哥帮帮我,也能为他小孩苦点资本,他思想不开窍,请你汪老哥帮我劝劝他。”

 

“我是教师,搞工程一窍不通,我跟你去干什么?”老王说。

 

“工程上事多了,哪能没你做的事?”他表妹再劝。

 

他们兄妹你来我往,说了半个多小时,我变成忠实的听众,也对这次喝茶的意思变得似懂非懂起来。

 

“这样吧,你先到我工地去考察一下,能做你就做,不行你就回来,好吗?”老王的表妹首先表示点让步。

 

“我不懂,我去干什么?”老王毫不犹豫地顶回去。

 

“听大哥说,你汪老哥搞了一辈子工程,能不能帮我大哥一齐去工地看看,帮他出出主意?”老王的表妹向我求援。

 

老王说:“老汪能帮我考察一下,还可以考虑。”

 

听声音,我必须要考虑了。

 

老王的表妹表示:“往返路费和吃住都由我负责。”

 

看来这个忙不帮是不行了。我点头表示可以。

 

老王的表妹有事要赶回滨海,先走了一步。我问老王:“你表妹不会是搞传销的吧?”

 

“应该不可能,她的确曾是滨海县人大代表,家里有几台挖掘机,在上海做土方。”

 

“我们带多少钱去?”我问。

 

“你一分也不带,我带五百,其他不管。”老王回答。

 

“为防意外,我带一千吧,回头我到上海亲戚家拜访一下表舅。”

 

定火车票那天要用身份证实名登记,我来到登记处,看老王定的是连云港开郑州的火车票。我奇怪不是去上海虹桥机场吗?老王说他表妹讲新工程在郑州。我说好吧,等结束我直接去西安一个老战友处玩玩。

 

“我不带钱多,我得过脑梗塞。”老王告诉我。

 

出发那天是2013年6月22日上午,我们乘响水开连云港的汽车,在连云港火车站吃了点东西,午后上了开郑州火车。

 

 

到了郑州,老王根据他的表妹指示,转了两路公共汽车,向东偏北方向开了老远,到了开发区的一个地方,下车步行十几分钟,看到街两侧都是一模一样的房子,让我们如入迷宫,如果不是电话不停联系指导,我们俩怕真找不着地方。

 

到了小区楼下,上了楼梯,到了四楼,门已打开,老王的表妹已站在门外等候。

 

进屋前,我礼貌地走在最后,关门前看了一眼门外,没有任何项目部的标识。

 

两人放下包,女主人打水洗了脸,我向整个房间看了一眼:这是一个标准两居室的套间,没有任何搞工程的单位应有的布置。除了厨房用具较全外,其他都比较简单。

 

“请问姑娘,怎么没有项目部其他人?”我问。

 

“工人另外住的。”女主人回答。

  (责任编辑:风清扬反传销)

  

  (责任编辑:传销何日绝)

  

  本文信息转载于 风清扬反传销网 ,国内专业反传公益性组织,反传销研究所合肥传销QQ群242727084

  中国反传销研究所解救传销受害者风清扬微信13733876490咨询专线13733876940 www.fanchuanxiao.net

  专业反洗脑,手机定位解救寻人。打击传销,我们在路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