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传销网提示您请:真爱生命,请远离传销骗局!

中国反传销研究所_风清扬反传销网_最专业最权威反传销门户网站_咨询电话_微信 13733876940

“云南小伙反杀传销监工案”调查:被女网友骗入,多次逃跑未果

时间:2018-09-16 18:46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点击:
1月21日,云南保山小伙张世才被微信上认识的女孩思思(化名)骗到楚雄后,陷入了传销组织。2月10日凌晨,在多次逃跑未能成功后,他在被传销监工掐住脖子时反击将对方勒死。 这个传销组织包括张世才在内共10人,有3名管理者头目李闯、监工王关平和刘桂林。 02

1月21日,云南保山小伙张世才被微信上认识的女孩思思(化名)骗到楚雄后,陷入了传销组织。2月10日凌晨,在多次逃跑未能成功后,他在被传销监工掐住脖子时反击将对方勒死。

 

这个传销组织包括张世才在内共10人,有3名管理者——头目李闯、监工王关平和刘桂林。

 
02:56

 

云南小伙张世才“反杀”传销监工是防卫过当还是故意杀人引热议。(03:00)

 

其中被骗的张世才和马泽(化名)是传销组织重点监管的对象,他们说自己的身份证和手机被没收,即使上厕所也得两三人跟踪看守,传销组织逼迫他们卖一套2800元的化妆品骗亲友,要张世才在不到20天的时间里凑齐五六万元钱。张世才和马泽试图逃跑,但未能成功。

 

2018年2月10日凌晨,张世才在监管人员王关平的看守下上厕所时,双方发生争执,王关平被指动手掐住了张世才的脖子,张世才反击时用羽绒服帽檐上的带子将对方勒死。

 

被骗入传销“反杀”看守者的张世才,小学毕业后16岁起四处打工。 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图

 

8月10日,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9月6日,云南省检察院发布消息称,已指派专人赴楚雄州指导办案,对被告人张世才是否存在防卫情节等问题进行调查。

 

澎湃新闻9月11日从张世才的父母处了解到,事发前张世才多次发短信向家人求救,但父母因怕是诈骗短信没有引起重视,事发后收到警方的刑拘通知书时他们还以为还是传销组织骗人的伎俩。张世才的家人认为,张世才曾经拿到手机偷着发了短信,但是没有条件打电话报警。

 

 

张家在大年初一收到的儿子的拘留通知书

 

见女网友陷入传销被困

 

农历腊月临近年关,在外打工整一年的保山小伙儿张世才准备从昆明回家时,接到了楚雄的女网友思思的消息,意为“我生病了,你要来看我”。

 

2018年1月21日,张世才从昆明赶至楚雄。据一名知情者向澎湃新闻透露,思思是张世才通过微信结识的网友,在去医院看她前,张世才购买了一张从楚雄到保山的火车票,原本计划见到思思后就赶火车回家。

 

中国庭审公开网的一则庭审现场视频显示,在医院看完思思后,张世才被对方骗到了楚雄市开发区德江路272号的二楼出租屋里,陷入传销组织失去自由,女孩思思是传销组织成员之一。

 

上述资料显示,这个传销组织包括张世才在内共10人。其中头目是来自河南新乡的李闯,两名监管人员分别是来自湖北黄冈的王关平和四川广安的刘桂林,他们3人控制了张世才、马泽等7人。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据李闯后来在法庭交代,他由上级“任命”,其传销组织名为“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据媒体公开报道,2014年9月,该公司被江门市中级法院认定为传销组织,以开水烫臀部、口里灌开水、打火机烧男性生殖器等残忍手段逼迫他人加入传销组织。

 

据李闯供述,王关平有时白天给控制的人员讲课,晚上跟这些人员聊天以拉拢关系,让他们放下戒心参与传销活动。

 

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一份判决书显示,刘桂林协助李闯管理人员,保管该传销点的钥匙,在李闯不在的时候,负责开门锁门。

 

张世才陷入传销组织后,李闯安排由王关平看守,按照惯例,他上厕所需要两三人看守。张世才称呼王关平为“王老板”。因为张世才是新来的,其他人员不知道他姓啥,或称呼胖子,或称呼“伙子”。

 

庭审资料显示,陷入传销后,张世才的身份证、手机被没收,并遭受传销团伙的威胁、殴打,传销团伙胁迫他把每套2800元价格的化妆品卖给亲友,在不到20天的时间内让他弄够五六万元钱。

 

在云南楚雄见女网友陷入传销失去自由的,张世才并非孤例。据《春城晚报》2018年8月11日报道,今年7月份,22岁小伙儿孙某带着对爱情的憧憬从湖南到楚雄见结识5个多月的女网友,未料到该女生是传销团伙小头目,落入传销组织失去自由被打骂、虐待、洗脑,民警打掉该团伙时控制了14名传销人员;同样,《春城晚报》2018年8月4日报道,2013年8月武汉男子程某前往云南楚雄见网恋女友陷入传销,为了逃脱对方的控制,情急之中程某从4楼跳下,不幸在跳楼后摔伤死亡。

 

2018年2月10日凌晨,张海收到儿子发来的短信。

 

逃跑不成“反杀”看守者

 

自1月21日失去自由的张世才,多次拒绝了传销组织卖化妆品欺骗亲朋好友的要求。

 

在庭审现场视频中,张世才向法庭称述,他先后五六次被对方殴打。他的父亲张海告诉澎湃新闻,事后他们才得知张世才失去自由后被传销团伙掐脖子、用烟灰缸砸头和肋骨。

 

据该传销点邻居证实,“平时会听到隔壁屋里的响声,以为是装修房子的声音。”

 

被控制的马泽证实,2月3日,他和张世才交流如何控制住拿钥匙的刘桂林后逃跑;2月9日19时左右,张世才又邀约他控制刘桂林逃跑,但均无果。

 

原本知晓儿子回家,20天过去了却不见踪影又联系不到,张世才的父亲张海和母亲潘学芳有些着急。据张海称,此前儿子打电话回家,要在昆明结了工款后回家,随后几天失联。2月6日,潘学芳终于打通了儿子的电话,但一直没人接听,几分钟后,儿子回话“过两天就回来”,便草草挂断。

 

期间,张世才的表妹先收到了一条简短的短信“我被骗进传销组织了”。据张家人称,表妹觉得这不是他表哥张世才发的,可能是诈骗短信,表哥是个聪明的人,“应该不会被骗”。

 

接着,同村的张世才的伙伴也接到了一条短信,“赶快报警找张世才,他被骗进传销组织”。

 

同村的小伙儿将此消息告诉了潘学芳。潘学芳拉着小儿子准备一起去报警时,小儿子回答:“这个信息我也有,但害怕不敢说。”

 

收到短信的他们不太相信张世才被骗,因为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他是村里唯一经常到外省打工的人,也会取笑其他村里的伙伴:“你傻啊?怎么会被骗?”

 

2月10日凌晨零点57分,父亲张海也收到了一条短信:“老爸,我可能在(再)也回不来了,我已经回来快一个月了,朋友叫我来楚雄找他玩,没想到被骗到了传销中,今天要我交56000元钱,我说后天一定给他们,我刚刚在这里杀了个人,才跑出来了,”紧接着第二条短信补充:“你千万不要打电话给我,也不要告诉妈妈。”

 

张海当晚没有看到这条短信,第二天一早他看到后拿给张世才的表弟看。表弟觉得,张世才小学文化,怎么会写这么长的短信呢?听语气也不像是表哥的,他们认为这是诈骗短信,张世才的电话也一直无法接通。

 

2月16日是大年初一,村里有人从10公里外的镇上给张家带回了一份信,里面是楚雄市公安局的拘留通知书——张世才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拘。

 

张家人看到信后仍然生怕这是传销组织的骗人伎俩。张海夫妇二人跑到当地大田坝派出所确认,得到肯定的答复,不放心的他们又向楚雄市看守所打电话确认,终于相信儿子被骗入传销后跑不出来杀了人。

 

据庭审现场的视频显示,2月10日凌晨,传销组织管理人员王关平喊张世才一起上厕所,在此过程中双方发生争执。据张世才的辩护人向法庭称述,当晚二人进入卫生间后,王关平对张世才说,“小弟,今天领导讲的话,你听清楚没有?如果弄不到五六万元,是给男人丢脸,为了你和家人的安全,你还是好好地考虑吧。3天后,领导来了,就不知道他会做啥了,要是废了你,任何人都帮不了你。”

 

直至此时,张世才也没有放弃逃跑的念头。庭审资料显示,在卫生间他向王关平提出“你放了我,我给你一万元钱”,接着张世才又提出“我们一起跑,离开这个传销组织”,均被王关平拒绝。

 

庭审现场的视频显示,双方发生争执后,王关平掐着张世才的脖子,将他抵到了墙上。张世才开始反击,他将自身穿的蓝色羽绒服帽檐上的带子扯下缠绕到了王关平的脖子上拉扯,两人僵持不下。据张世才辩护人在法庭称述,当时张世才主动提出“你放手我也放手”,但王关平依然不同意,仍掐着张的脖子。

 

双方僵持约10分钟后,王关平躺地上没了反应,“我就觉得他可能死了,”张世才供述称。随后,他将绳子缠绕在王关平的脖子上打了个结,又将衣物塞进王的嘴里后离开了卫生间。

 

尸检报告显示,王关平系“勒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而张世才在10小时之后的伤情鉴定显示,其右颈部皮肤发红,面积为2.0cm×1.5cm。

 

离开卫生间的张世才给父亲发了短信后,自己报警。同时,他通过滴滴订单,联系滴滴司机报警,又加了滴滴司机的微信,发送定位。接警的公安机关查获该传销网点,并抓获该团伙成员及张世才。

 

庭审中,公诉机关认为,张世才致人死亡后自行打电话报警,并等待派出所前来,据实交代问题,有自首情节。

 

张家为给儿子娶媳妇盖的二层的楼房,至今未还清贷款。

 

村里曾有其他人被骗入传销组织

 

保山市昌宁县大田坝镇清河村,虽然地处澜沧江坝子上的“粮仓”地带,但偏僻又闭塞,村民人均地亩数不多。张世才家就在清河村委会易家寨自然村。

 

张海的妻子潘学芳拿出土地证展示,一家四口土地不足1亩。夫妻二人又开荒,在地里种上了茶叶和核桃,每年为他们带来5000元左右的收入,“我们主要靠打工为生”。

 

1990年生的张世才,因家庭条件贫困,小学毕业后再没有上学。16岁时,他跟着父亲第一次出远门打工,在腾冲挖铅锌矿。

 

据张海夫妇称,老大是个能吃苦的人,一年到头在外打工,年关时才回家,过完年后马上又出远门。

 

18岁时,张世才跟亲戚和同村的人一起去西双版纳打工。潘学芳说,那次经常下雨无法开工,挣不到钱又回不了家,打工的人们在张世才的带领下,前往一个寺庙住宿,寺庙的师父支助10元钱后,他在当地办理了一张银行卡,家里给他打了400元路费众人才返回家,“这是他在外打工唯一一次向家里要钱,我们那个表爹回来后还说,要不是他都不知道怎么办。”

 

在父亲的口中,张世才不爱跟同村的人一起出远门打工。“因为出去挣不到钱,回来后村里的会相互责怪,”张海说,儿子是全村唯一一个经常到外省打工的人。

 

在父亲的眼中,张世才聪明好学。虽然只有小学文化水平,但村里初中毕业的人不懂手机上的功能,而张世平全懂,每当过年回来时,就会到处跟当地的朋友去玩,带来的朋友很多是张家人不认识的。

 

每次出远门打工,母亲潘学芳叮嘱,“我们不求大富大贵,你出去不要偷、不要抢,平安回来就好。”张世才似乎也能明白母亲的苦心,从来报喜不报忧,在昆明在工地上生病到医院,要不是工友通知张家,儿子在电话中一直说“没事,没事,好了”。

 

除了担心儿子外面打工时惹事,潘学芳还担心儿子在外会陷入传销。张氏夫妇向澎湃新闻讲述了此前村里三起被骗入传销组织的案例,基本都是来来回回骗亲戚,其中1个人被洗脑后,回家卖掉了牛、猪等家产,凑了10多万元钱,带着父母一同前往,“他的父母回来说,去了天天开会培训,每个办公室门口都有保安看守。”这让大山深处的他们,对在外打工的儿子多了一层牵挂。从保山市往大田坝镇途经柯街镇时,路边就有镇政府张贴打击防范传销活动的巨幅宣传画册。

 

2012年,张家通过借贷等方式,盖了一栋两层的小楼,看上去比较气派,但至今没有还清贷款。这是家里为老大娶媳妇准备的,“他好像也没有女朋友,反正也不给我们提,我们催他,给他娶个媳妇,但他到处跑。”张海说。

 

也许是受哥哥的影响,张世才的弟弟小学毕业后也没有再读书,开始在临近的地方打工。兄弟俩都是在建筑工地上卖苦力。 (责任编辑:风清扬反传销)

  

  (责任编辑:传销何日绝)

  

  本文信息转载于 风清扬反传销网 ,国内专业反传公益性组织,反传销研究所合肥传销QQ群242727084

  中国反传销研究所解救传销受害者风清扬微信1373387690咨询专线13733876940 www.fanchuanxiao.net

  专业反洗脑,手机定位解救寻人。打击传销,我们在路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