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养生母公司被立案调查,旗下药厂已停工

来源:老子养生立案调查责任编辑:老子养生立案调查2019-09-28 00:18
 
老子养生母公司被立案调查,旗下药厂已停工
  
      货币资金超过18亿元却拿不出6000多万元来分红,被监管问询后称现金总额1.27亿元,其中未受限金额才377.87万。辅仁药业成为近期资本市场的又一枚惊雷。
 
 
 
 
  市场对辅仁药业财务造假的质疑声起,7月27日,辅仁药业发布公告,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目前,公司控股股东辅仁集团所持股份被全部冻结,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其旗下有公司停产、员工停工、有供应商讨要货款,辅仁药业的财务黑洞逐步浮出水面。辅仁药业的钱去了哪里?
 
 
 
 
  6000万分红牵出疑案,辅仁药业被立案调查
 
 
 
 
  8月2日,在河南郑州辅仁大厦,辅仁药业董秘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河南证监局已与公司“进行了沟通”但尚未驻场。
 
 
 
 
  辅仁药业的资金链吃紧被摆在了明面上。
 
 
 
 
  自4月中旬以来,辅仁药业的股价就呈波动下降趋势。7月22日,是辅仁药业原定派发现金红利的日子,投资者也可以借此机会降低持仓成本,但投资者“失望”了。7月24日,辅仁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因资金安排原因,未按有关规定完成现金分红款项划转,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原权益分派股权登记日、除权(息)日及现金红利发放日相应取消。辅仁药业在公告中承认,公司经营有一定的流动性困难。
 
 
 
 
  2019年一季报显示,辅仁药业货币资金期末余额为18.16亿元,却不能派发约6271.58万元的现金红利,这成为了继康得新之后资本市场的又一枚“惊雷”。
 
 
 
 
  上交所火速问询,要求辅仁药业说明未能按期划转现金分红款项的具体原因,核实目前货币资金情况,并核实是否存在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的情况。辅仁药业在回复问询函时表示,截至7月19日,辅仁药业及子公司拥有现金总额1.27亿元,其中受限金额1.23亿元,未受限金额377.87万元。
 
 
 
 
  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葛磊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辅仁药业并未按有关规定完成现金分红款项的划转,相关股东可以依据载明具体分配方案的股东大会的有效决议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公司分配利润。但辅仁药业是否需要承担法律责任,需要根据不同的情况具体分析。
 
 
 
 
  7月26日,因辅仁药业涉嫌违法违规,证监会对辅仁药业立案调查。
 
 
 
 
  18.16亿元变1.27亿元,两者之间相差巨大,现金总额“蒸发”16.89亿元。这也引发了业内对其财务造假的质疑。
 
 
 
 
  具有十多年从业经验的会计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一般对于财务造假的上市公司而言,背后往往伴随着营业收入、毛利率、应收账款等数据造假,在建工程也是值得关注的一项。
 
 
 
 
  旗下药厂停工,近1.8亿投资仍在建?
 
 
 
 
  7月30日,刚刚下过暴雨的郑州笼罩在烈日的高温下,新京报记者实地探访了辅仁药业旗下开药集团的子公司郑州豫港制药有限公司(简称“郑州豫港制药”)。
老子养生母公司被立案调查,旗下药厂已停工
 
 
 
  该公司位于郑州市中牟县官渡工业园区,工业园区门口挂着略显陈旧的金色招牌,郑州豫港制药的大招牌旁边是郑州豫港之星制药有限公司(简称“郑州豫港之星”)的小招牌。从注册地址来看,郑州豫港制药与郑州豫港之星同在官渡工业园区,园区内停放着一些车辆,但记者未看到任何开工迹象,制药厂房大门紧闭,没有机器响动,也鲜有人在园区内走动。
 
 
 
 
 
老子养生母公司被立案调查,旗下药厂已停工
 
 
  门口的保安告诉新京报记者,郑州豫港制药与郑州豫港之星已经停工近半个月,工人已经放假回家。当记者询问注册地址同在郑州市中牟县官渡镇的郑州远策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简称“郑州远策制药”)的所在地时,保安指向了相隔一条街的两栋在建的三层楼建筑。记者再三向保安确认该建筑是否为郑州远策制药,保安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与郑州豫港制药相隔一条街的地方,两栋三层的水泥建筑已经停止了施工,周边的蓝色临时围挡还未拆除,建筑材料仍码放在临时围挡外,四周无人。
 
 
 
 
  天眼查显示,郑州远策制药成立于2015年10月,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辅仁药业实际控制人朱文臣,开药集团持有其100%的股权。2017年11月,郑州远策制药的经营范围由药品研发及信息咨询新增了生物制剂、小容量注射剂、冻干剂、片剂、硬胶囊剂、颗粒剂、粉针剂、原材料的生产、销售;从事进出口业务。
 
 
 
 
  从开药集团并表之后的辅仁药业年报来看,郑州远策制药是一家极具发展潜力的公司,且耗资巨大。2017年辅仁药业年报中称,郑州远策制药是主要以高端生物医药研发和生产为主的创新型生物制药企业,专注于生物医药的开发和产业化,由海外归国生物专家领军,汇集了生物领域精英,研究领域包括抗体类、蛋白类、多肽类及次生代谢产物等生物技术药物。公司目标是促进科研成果的转化与产业化,努力争取在短时间内将公司打造成一流的生物医药科技创新企业。2018年年报显示,辅仁药业对郑州远策制药做了积极推进工作,其建设规模为符合新版GMP要求的年产6000万支冻干粉针剂、2000万支小容量注射剂、1000万片片剂、1000万粒胶囊剂生产能力的生物医药生产车间及公用工程和辅助设施。截至2018年12月31日,郑州远策制药完成投资17519.30万元,重点项目实施将为辅仁药业增添新的利润增长点。
 
 
 
 
  上述1.75亿投资项目是否即为记者所见到的两栋三层未完工建筑?这笔已完成投资的资金具体花向了哪里?新京报记者8月2日致电辅仁药业董秘办,电话无人接听。
 
 
 
 
  自开药集团实现并表以来,辅仁药业的在建工程激增,2016年辅仁药业在建工程仅为57.89万元,2017年激增至80157.40万元,2018年该数据为83302.14万元,2018年房屋及建筑物在建工程转固的数额为1.98亿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郑州远策生物制药产业园土建工程的期末余额为9375.46万元。
 
 
 
 
  新京报记者8月2日上午来到位于郑州市花园路25号的辅仁大厦,辅仁大厦的砖红色招牌已略显斑驳,辅仁大厦背后为辅仁药业集团的入口,楼内办公人员寥寥无几。进入辅仁大厦9层,楼梯口正对面是辅仁药业集团的招牌,前台并没有职工工作,桌面上摆着象征着“一帆风顺”的帆船模型,墙上挂着白底黑字绿色边框写着“做一家实体型、科技型、国际性企业”的横幅。
 
 
 
 
  辅仁药业的董秘办就在九层,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董秘张海杰人在上海,不在公司,拒绝了记者采访。该工作人员透露,河南证监局此前与公司进行了沟通,但未驻场。随后,新京报记者实地采访了河南证监局工作人员,其员表示,一切以证监会的公告为准。
 
 
 
 
  “举报门”往事,朱文臣曾被监管谈话
 
 
 
 
  事实上,辅仁药业已不是第一次遭遇财务造假的质疑。
 
 
 
 
  2015年12月,辅仁药业拟将辅仁集团旗下资产开药集团纳入上市公司体内,作价78.09亿元,创造了彼时医药行业最贵的收购案纪录。不过,开药集团并入辅仁药业的过程也是一波三折,2016年9月28日,辅仁药业向证监会申请中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审核,公告显示原因为辅仁药业涉及重大事项核查,并且暂时无法估计核查所需时间。
 
 
 
 
  同日,辅仁药业董事长朱文臣、董事会秘书张海杰因信息披露违规问题被河南证监局监管谈话。2015年10月31日,辅仁药业与洛阳中泉物资有限公司签署协议,约定辅仁药业将所持上海顺丰储运有限公司(简称“顺丰储运”)100%股权转让给洛阳中泉物资有限公司,并于2015年11月27日办理完毕股权转让的变更登记程序。该资产出售导致顺丰储运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公司2015年度因此增加净利润892.10万元,达到公司2014年经审计净利润的56%。辅仁药业直至2016年4月9日才披露上述事项。上交所对辅仁药业及董事会秘书张海杰予以通报批评,并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对董事长朱文臣予以监管关注。
 
 
 
 
  2016年9月,辅仁药业在并购开药集团的过程中发生了“举报门”事件,举报人武姣姣直指开药集团财务“造假”。
 
 
 
 
  2016年10月19日,辅仁药业发布了关于媒体报道的澄清公告。公告显示,据媒体报道,据举报人提供的纳税申报表显示,开药各年的未分配利润均为负数,为巨额亏损;而重组审计报告所附的开药集团母公司的会计报表显示三年末的未分配利润均为正数,盈利水平较高。辅仁药业表示,媒体报道中的纳税申报资产负债表与审计报告在开药集团的资产、总额、负债总额、所有者权益存在差异及通过长期应付款的调整,来提高利润和所有者权益,从而卖一个更好价钱的说法与事实不符,开药集团不存在媒体报道所称的调节利润和所有者权益等情况。
 
 
 
 
  信披违规与举报门事件爆发的时间十分巧合,最终开药集团还是成功注入到上市公司体内。2017年11月29日,辅仁药业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事项获得证监会有条件通过。2017年开药集团实现并表,2017年年报显示,辅仁药业实现营业收入5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92亿元,其中,开药集团期初至合并日的当期净损益为3.91亿元。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你可能对下面的文章也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