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传销网提示您请:真爱生命,请远离传销骗局!

反传销|反传销网|中国反传销研究所 成功解救数千名传销受害者

当前位置: 反传销网 > 解救案例 >

那年我在传销里忐忑不安的日子

时间:2016-10-31 19:50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点击:
xx产品实在好, 市场零售卖不了; 买来以为捡到宝, 卖时不如那稻草! 卖来卖去没人要, 疑难杂症身上套。 不进天狮不知道, 原来全都是病号! 糖衣炮弹把人送, 坑蒙拐骗在其中; 如果你还不觉悟, 定会成为传销公。 财富超越均出台, 本山马云搬出来。 说是
        xx产品实在好,
  市场零售卖不了;
  买来以为捡到宝,
  卖时不如那稻草!

  卖来卖去没人要,
  疑难杂症身上套。
  不进xx天狮不知道,
  原来全都是病号!

  糖衣炮弹把人送,
  坑蒙拐骗在其中;
  如果你还不觉悟,
  定会成为传销公。

  财富超越均出台,
  本山马云搬出来。
  说是人间献大爱,
  到了阴间也敛财。

  投入万八或三万,
  返你六万或九万,
  投入的人千千万,
  谁料只出一金蛋?

  百姓叫天天不应,
  失了钱财损了命,
  送你健康和大爱,
  没想坏事全做尽!

  你在盼,
  我也盼,
  你盼砸到那金蛋,
  脚下死尸千百万。
  我盼惩罚那坏蛋,
  众人脸上才笑灿!

  望君能把日记载
  媒体网络均可摆。
  管他何方之神圣,
  违法应当受制裁!

  前言:
  传销是一个美国人发明的,他成立的“假日魔法公司”是传销的鼻祖。虽说美国人素质高,聪明,不一样的也被骗的团团转吗?后来美国成立反金字塔法案,把“假日魔法公司”赶出了国门。传销因此东度来到日本,也糊弄的一批日本人倾家荡产,在后来就是台湾,最后到了中国。它在神州大地猖獗10余年至今依然无处不在,社会上盛传传销人员骗亲人,骗朋友“灌迷魂汤,吃迷魂药,关黑屋子,索钱取人”,令世人谈“销”色变。
  我在2007年5月,被一个相处12年的好友骗到浙江衢洲,堕入传销达半年之久。回到家乡武汉后,我一直在思索着这样一个问题,很多“骑着马,扛着扁担”(骗)过去的人,全部是反感,甚至是仇恨传销的,为什么仅仅在短短的5天之内,就有思想上的巨大转变,可以说,只要留下来,看懂了他们所谓的杨谦教授编写的课程,都义无返顾的加入了这个他们当初厌恶的行业呢?他们的命运如何,前途怎样?
  这群人的生存状态不为外人知晓,但他们待人非常真诚,热情,而且都抱着坚定的信念,极具感染力。他们吃大锅饭,吃没油的土豆白菜,睡地铺,每天上课,串寝。过的是一种艰辛而困苦的生活。
  这里面有很多人,据说从事该行业的人全国已达到800多万。他们自称之为“藏龙卧虎”,其中树立的人物有go-vern-ment官员,大学生,工人,还有黑帮老大,小姐等。衢州团队里就有广西玉林县原副县长何其富,安利原讲师黄涛,新闻记者,等等。
  传销的神秘缘于它的洗脑方式以及运作模式。其洗脑方式被认做KB,它并没有传说中的强制人身自由,实际上是一种极强的心理洗脑。央视有则新闻,报道四川一名女孩陷入传销后被父母解救回家,但在返回的火车上,女孩想继续她的传销事业,竟从高速奔驰的火车上跳下,香销玉焚。其洗脑手段可见一斑。销售无处不在,传销销售的产品却是人。人言传销可恨,夸大其词,行为怪异,不择手段。据统计,全国从事该行业的人员近千万。是什么样的方式造就这么一大批如痴如狂的传销极端分子,不顾一切的欺骗亲人朋友,最终落得远走他乡,孤独终老的悲惨结局呢?他们又是如何从一个个普普通通的人变化成传销之魔的呢?
  传销最大的特点,它是一个完全复制的行业。每天都是简单的事情重复做,在一种固定,封闭而且几乎与世隔绝的环境里,重复相同的事情,不变的话语,甚至连神态也完全复制。它限制传销人员创新,说“你们只需要按照成功人士的脚印,傻傻忽忽去干,就能成功。”
  于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也被完全复制,同时也复制出这篇被网友称之为“有史以来传销文章里最全面,最精彩的好文。”本书以我的亲身经历,披露传销人员鲜为人知的生活,为您揭开传销所有的神秘面纱
  第一章 美女吸引
  我叫吴剑,原籍湖北洪湖,大专学历,毕业后一直在武汉打工,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特别喜欢买彩票,渴望着一夜暴富,渴望着出人头地。在被骗到传销之前,我是一家化妆品公司的业务经理,每月拿着一千多元的工资。因此,当我接到交往12年的好朋友李军的电话,我就格外高兴。听说这小子到浙江开了个建筑公司,是个不折不扣的老板。
  李军说,“你在武汉混的怎么样?”我说一般般,还要说什么,李军却突然把电话关掉了。我回拨过去,他居然不接。我非常纳闷。
  两天后,他再次打来电话,给我留了个悬念,“到我的公司来,做个常务副总,月薪6000元加提成,你考虑一下。”又是不等我说话,“啪”的把电话挂掉了。我既纳闷又兴奋。
  朋友给我机会,我还犹豫什么?第2天,李军再问我,我坚决地说,“李总,别说了,我马上去办辞职手续,跟你干。”
  办好手续,我买了火车票,收拾简单的行李,匆匆赶向武昌火车站。李军再三嘱咐,不要带很多钱,注意安全。我本来就是个月光族,李军的嘱咐让我倍感温暖。
  我记下了那天的日子,2007年5月6日。我乘火车连夜赶到目的地——浙江衢洲。一下火车,我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心里说,“衢洲,一定是我可以改变命运的地方。我要在这里赚到我人生的第一桶金。”想起李军在我坐火车的途中给我发的短信“衢洲风光堪比苏杭,香车美女等你来享受。”我不禁意气风发。
  当时是凌晨3点半,来接我的是李军本人和一个美女,接到我以后,李军和我问候了几句,就把我的行李抢过来背在肩上。说实在的,他身体很瘦,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我的行李有点沉,他背在身上,可能很吃力,走路时一歪一斜的。我说还是让我来背吧。李军说,你先给家里打个平安电话吧。我想想也是。美女走上来,笑盈盈的看着我。我一边打电话一边想,呵,有点怪啊。我朋友怎么说也是个老板,怎么帮我扛行李不说,还要步行,难到他没车吗?美女仿佛看出我的疑惑,说,李总的车被别人借走了,反正公司不远,走过去吧,我们顺便聊聊天。李军介绍说,我倒忘了介绍了,美女叫何玉琼,四川人,今年大学毕业,是投资商的亲侄女,你们沟通一下吧。哦。原来是含金量很高的极品美女啊,我顿时倏然起敬,自我介绍说,我的名字叫吴剑,今年26岁,毕业于武汉大学。何玉琼一听表现的很兴奋,啊,你是武大的,我好崇拜你啊。我说,没什么,走吧。
  走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我诧异的看着何玉琼。李军已经被远远的甩在后面。我站着等他,何玉琼说别等了,我们走吧,马上就到了。我越来越觉得奇怪,在路灯下打量着何玉琼。她穿的实在不怎么样,好像是那种在社会底层的打工妹。还有李军,他走近时我悄悄观察他,发现他穿的虽然光鲜,但衣服明显大了一号,感觉象偷来的。他很辛苦,我看他时他不敢和我对视,眼神掠过一丝惊慌。我觉得太不正常了。
  何玉琼说,今天太晚了,不去公司了,到我的一个朋友那里去将就一晚。怎么样?我只好点头。她带着我七弯八拐的来到一个破旧的民房前,我跟着她上了3楼,走进去一看,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何玉琼说,你坐了一晚上火车,辛苦了,先洗一下,休息。李军把行李一放,气喘吁吁地说,昨晚打了一夜的麻将,我先睡去了。还没等我说话,他人就不见了。我走进卫生间,脱掉外衣准备洗澡,何玉琼走进来微笑着对我说,我帮你洗头把。我赶紧把她推出去,“不用,谢谢。”洗完后,我发现她还站在门外等我,她见我出来,把我带到一个房间,让我在里面睡觉。“灯坏了,你先休息,晚安”。
  那个晚上燥热难当,同样还有心情。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听到传来一阵杀猪般的歌声,乖乖,好像是个老女人唱的。唱的是《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我捂着耳朵,想在睡一会。这时,门被几个美女推开了,我看着她们。呵,她们也唱上了。我恼怒的坐起来,穿好衣服走出来。一看我楞了,居然一下子冒出10多个人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齐声对我大声说,大哥早上好。怎么这么大场面。我顿时手足无措。何玉琼走上来,拉着我进了卫生间,帮我挤牙膏,拿毛巾。我偷偷观察屋内,他们有的在打牌,有的在唱歌,有的在倒水。我心想,这是什么样的一群人啊,他们是做什么的?何玉琼说,哥,他们有的是我的朋友,有的是老乡,经常在一起玩。我低声问,李军呢?
  哦,他在做饭。你来了,他要露一手。
  我找个位置做下来,他们一下子围了过来。争先恐后的和我握手,然后自我介绍,把我弄的晕头转向。我还没回过神来,有人大喊一声,开饭。大清早的吃饭?我头都大了。他们围成一圈做下来。何玉琼拉着我做在左手第一个位子,然后问大家:今天我们家来了个帅哥,大家说,帅吗?大家都说帅!何玉琼又说,为了欢迎帅哥,我唱首歌吧。大家热烈的鼓掌。歌一唱完,有人端了一个大盆走过来说,土豆炖牛肉。我抬头一看,那人说,不好意思,牛肉炖化了。我发现那里面跟本没牛肉,还没有一滴油星。
  一个美女头顶着电饭锅走过我面前,羞答答的对我说,帅哥,你看,不好意思哦,生米煮成熟饭了。
  我说,你们早上就吃这个吗?
  何玉琼说,这是本地的风俗,早上吃清淡点,有益身心健康。
  李军从厨房出来,坐在我对面,低下头,一言不发。
  他们将饭盛好后,一个个的发到在座的每个人。我正准备将就着吃一点,其实肚子早饿了。有人问,今天饭菜谁做的?回答是李军。于是他们一窝蜂的抢上去,那人又说,付出就有回报,奖励!李军的饭碗里就多了一勺菜,他笑嘻嘻的说,感谢哦。
  坐在我对面的美女笑着对我说,哥,你喜欢听故事吗?何玉琼抢着说,我知道哥最爱听故事了,你讲吧。
  美女讲了一个捡金子的故事,讲的很罗嗦,我自顾自的吃饭,吃了几口我吃不下去,太难吃了。我看见李军他们一个个吃的津津有味,我有点烦躁,便将碗放在地上。美女赶紧刹车,哦。这个故事就是说,一个美丽的谎言,让主人公变的腰包鼓鼓。
  我说,不吃了,真的很难吃。
  我说,李军,到你们公司去看一下把。李军茫然的瞧了何玉琼一眼。何玉琼说,好吧,吃完了就去。
  临出门时,大家又齐声大叫,帅哥,玩开心点,注意身体啊。我烦了,说:“我不是来玩的,哼!”把门重重的关上了。我问李军,你到底在干什么?李军的脸抽蓄了一下,勉强笑了。现在去公司。说完他快步向前走。何玉琼拿出一把伞,帮我遮挡夏日热辣辣的阳光。我说我来打伞,要不你帮李总打伞吧。何玉琼不肯,李军不怕晒,就帮你打。我说不行,她有说,你皮肤这么白,怕把你晒黑了,以后不好找女朋友了。
  走了一会,李军在前面打电话,故意大声说,你怎么搞的,车还不开过来?我们公司的副总马上要过来。什么?中午才到,我信你的邪。说完猛地把电话挂掉了。我说你不要说了,我都听到了。但我不知道你们搞什么?
  何玉琼掏出纸巾,帮我搽汗。
  “你知道衢州的人经常掉钱,他们都非常有钱,而且本地人看见地上掉钱都不会去捡。因为他们弯腰的时间会挣更多的钱。哥,你看见地上掉的钱你捡不捡?
  我说,傻子都会捡。
  哦,何玉琼不说话了,她沉思着看着我。
  “哥,你是大学生,我请教你一个问题。”
  “说吧。”
  “我有个朋友,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前不久,她的父母带她到医院检查得了癌症。医生只告诉了她父母,你说,她的父母该告诉她吗?”
  我说一定要告诉她,她有选择自己如何死亡的权利。
  “好,你很坦诚。”
  我说,怎么,好像话里有话啊?
  何玉琼的手机响了,她匆匆走到一旁,过一会便兴奋的对我说,你真走运,今天我的一个朋友过生日,全是美女,没有男士。不过你可以去,谁让你长的这么帅呢?
  李军听见了也很高兴,说,好啊,反正车中午过来,我们先去玩玩。
  我说我不去,没心情。
  他们好说歹说下,我只得随他们来到一个依旧破旧不堪的平房前。远远的,就听到一阵震耳欲聋的歌唱声。有五六个很年轻的男女站在外面。他们伸手握住我的双手,说,哥早上好。里面坐满了人,还有早上见过的那10几个人,他们端正的坐在小马登上,狂热的鼓掌。靠近我的人齐齐站起来和我握手,用一个直角把我传到了最前面。我做下来,看着白板上写着:Z走进衢州生日联谊会主唱刘德华我赶紧向后面搜索了一眼,不过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刘怎么可能来这种地方呢?讲台上有个老头正神采飞扬的唱着,唾沫不时飞溅。这时,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走上讲台,大家开始热烈鼓掌。小伙子说;
  “我的上台,意味着联欢会到此结束,生意介绍会马上开始。真诚的友谊来自自我介绍,我永远来自湖北襄樊,我的名字叫马烈,希望大家花1到2秒的时间把我深深记住。在记住我的同时,我愿在以后的生活中成为大家相知相随的朋友,在以后的工作中成为大家成功而密切的合作伙伴。”
  说完他要求在场的人关机,并说成功人士立即行动。我关了手机。然后一个看上去其貌不扬的女孩上台,称自己是这次课堂的老师。“有关财富的话题由我来和大家共同探讨。”
  “大家来到这里,无非是寻找机会和寻求改变。我把你们带到一个敢梦敢想的空间。它首先不限制你年龄的大小,学历的高低,在家有无良好的社会背景。只要你做人成功,想要就能得到。得到就能改变你和整个家族的命运。”
  我正听的晕晕乎乎的打瞌睡,忽然有个女的尖利刺耳的声音大叫
  “把钱拿出来。”
  紧接着一群人和道:'人走不出来。'
  我紧张的不行,看来真是掉入泥潭了,只怕李军真的进了传销。想不到这小子真要害我。
  我慢慢的将身体往前倾,何玉琼在后面拉我的衣角。我想起社会上有关传销灌迷魂汤,关黑屋子,拿钱取人的说法,心中不寒而栗。我大着胆子猛地望门外跑,还好,没人管我,路过门口,有个美女叫我,哥你不再坐会。我咬牙向前冲。跑了很久,感觉后面好像没人追来,才放慢了脚步。何玉琼在后面气喘吁吁的跟来了,她喊到,哥,你跑什么?
  李军也悄悄的走了过来。
  何玉琼问,哥,你刚才听的是什么?
  我气恨恨的说,传销。你们想害我呀?刚才里面都有人叫把钱拿出来。
  李军不紧不慢的说,你听错了。要不你明天来听,看是不是?
  “我明天不来了。”我盯着李军,他反而没有了以前的恐惧。他直视着我,底气十足。'他们说的是,“精神打起来,好运自然来。”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我不想见。我现在要回去。”我打定了主意。
  何玉琼帮我打开伞,劝道,“既来之,则安之。来了多玩两天。衢州是孔夫子的第二故乡,等会去玩玩,顺便吃这里的海鲜。”
  别东扯西拉了,我狂怒,“你们摆明了是搞传销。你们是骗子。什么公司,纯属扯淡。”
  “好吧,我带你去见领导,你会明白一切。”
  “我不去。”我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何玉琼一副鄙视的表情,她说。你怕什么?
  我被她激将的血气上涌。去就去,怕你什么?
  回到昨夜住的地方,那10几个听课的人早回来了。一看到我就跑上来握手,说。帅哥辛苦了。几个人帮我打扇,拿毛巾搽汗,弄的我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有人在外面敲门,门一开,就听见说:领导回来了。这仿佛是一道圣旨,所有的人象发了疯一样向那里挤,帮我搽汗的美女把毛巾一扔,也跑过去了。还有个40多岁的阿姨,跑的时候被拌到了摔在地上,她哼都没哼一声。我还看见有几个人扑通跪在领导面前。我心想,完了,这是什么样性质的组织啊?
  我走上前仔细一看,虚惊一场,原来是他们帮领。 (责任编辑:风清扬反传销)

  

  (责任编辑:传销何日绝)

  

  本文信息转载于 风清扬反传销网 ,国内专业反传公益性组织,反传销研究所合肥传销QQ群242727084

  中国反传销研究所解救传销受害者风清扬专线18503855251咨询专线13733876940www.fanchuanxiao.net

  专业反洗脑,手机定位解救寻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