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欢迎访问反传销网 反传销研究所 风清扬反传销十年专业经验,解救传销受害者亲友请收听《清扬说传销》音频节目, 风清扬反洗脑系统同步喜马拉雅电台APP
反传销网 反传销研究所 风清扬反传销十年专业经验logo 反传销网 反传销研究所 风清扬反传销十年专业经验logo

我在佛山传销的日子里(续)

来源:佛山传销责任编辑:佛山传销2020-04-08 01:02
到了工地上安顿好之后,就开始了我的监理员生活,日子过得很清闲。几乎每天早晨,我都在乡村山林的鸟鸣中醒来,很清新的空气,很友好的村民,结识了几个地方的年轻人,其中有一个是待嫁的女孩,熟悉之后,她经常会给我抱怨男朋友的不好和对婚姻的忧虑,看得出来,她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容貌也不错,最终她还是嫁了出去,我们一度保持着联系,并且当我身陷传销组织后,我还让她到了佛山,最终可能由于她家人的敏感,没有和我一起从事传销,在今天看来,那对她而言,是一种幸运。

  我在施工队驻地住宿的日子里,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工区的经理,总工,会计,每到接近周末,就会有两三个,非常漂亮的女孩,过来和我们同桌吃饭,饭后即便到了夜间,她们也不会离去,而是在第二天早晨才离开。我问起工区的技术人员,这几个女的,是不是他们的家属?他们都笑而不答。同宿舍的老监理才告诉我,这是他们在当地街上找的包月的小姐,真的是让我感觉到很诧异,在我的思想里,为什么这么年轻的女孩子,会为了金钱,出卖自己的肉体,跟随她那些父辈的男人干着苟且的勾当。

  我在工区里负责五座大桥和几个框架桥的施工监理,有一天我发现了一个违规的现象,桥梁防撞栏顶部钢扶手的预埋钢板,设计图纸上的厚度是十毫米,但是现场实际使用的,却勉强只达到八毫米厚度,当发现这一个问题的时候,我觉得特别吃惊,按说少一毫米可以理解,但是,对于这种重要的结构部位,少两毫米,我是无法接受的。当我,把这一问题向现场的技术员和施工队负责人提出来的时候,他们好像无所谓,我回去又仔细查阅了图纸,当第二天上工地的时候,依然是没有得到整改,大量的不合规的材料放在现场,年轻气盛的我,一气之下将几块钢板扔到江里,十几年过去了,印象中那个桥大概叫做南塘江大桥吧,或许这一生就给我扔出来了麻烦。

  晚上吃饭的饭桌上,工区的经理,那个我看起来像屠夫一样的老头,气冲冲的跟我说,你为什么把钢板扔到江里面去?我很平静的跟他说,你们那个钢板厚度不够,我之前也跟他们打过招呼,现场还是不整改,需不需要我给你捞起来呢?不欢而散。

  过了一个星期左右吧,这个桥梁的施工负责人,给我说要请客出去玩,想着把人家的钢板都给丢到江里面去了,没啥意思,我很干脆的拒绝了。回到家里,给我住在同宿舍的老监理说了(之前忘了介绍,他姓窦,河北保d人)。他说,反正晚上没事,干什么不去啊,去!他说反正我跟他熟,我来打这个电话。反复劝我,陪他一起去玩儿,后来没办法就跟他,还有那个老板一起,到镇上去了,之后想想,赤裸裸的鸿门宴啦。

  这个老板开着车带我们来到镇上的一家,理发店,然后一人给我们掏了几百块钱,他就在下面剪头发了,然后叫老板带我们上楼,这一举动让我心里产生了怀疑,不知道什么感觉,就是很奇怪。没有多想我们两个就被带上楼了。

  上楼之后,我被带到了楼梯口左拐的房间,老窦工被带到,直行的第一个房间,当时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我说,窦工,我们换一个房间吧,然后,房间就调换了。

  进了房间,我我才真正觉得,这儿不是什么正规的场所,房间里很简单,一张床,一床棉被,一个凳子,仅此而已。这哪是什么洗头和按摩的地方,分明是鸡窝嘛!虽然没有吃过猪肉,但总见过猪跑过吧!

  很快房门就被敲响了,进来一个穿着暴露的小女孩,不可否认,特别年轻,长得也还不错,我就躺在床上,她坐在凳子上给我按胳膊,一会儿她坐到床上来,让我脱掉上衣和长裤。说实话,真的很不习惯,我跟她说,我看到你们楼下有公共的按摩间,我们下楼去按吧。

  然后我们两个人就到了楼下的公共间,下面的按摩床大概有十几套吧,没有什么隔离,当然也不存在暴露的行为,按了差不多十分钟吧,我突然想,如果老窦工知道我刻意跑下来公共间按摩,会不会觉得我太装,或者对我有看法呢?我对那个女孩子说,我们还是上楼去吧!

  我依然躺在床上,那个女孩半坐在床边,双脚放在地上,还不到两分钟时间,我突然听到门外楼梯上轰隆隆的声音,那是好多人一拥而上上楼的感那种声音,可能是古惑仔的片子看多了的缘故吧,我想估计是是黑帮为女人。争风吃醋吧,我赶紧坐起来,但愿自己不是受害者。

  门就在这时轰的一声被踹开了,男的女的警察站在我的门口,叫我老实点,别动!我问他们,发生什么事?其中一个警察跟我说,发生什么事儿你不知道?有人举报,今晚有卖淫嫖娼的行为!一瞬间,我头都大了,我第一反应就是,那个施工队的老板把我们给卖了。我想出门,看看我同事的情况,一个警察不允许,我跟他说,旁边房间的是我的同事,我过去看看。

  我走到门口,探着头往房间里瞧,真尼玛尴尬呀!我那个老同事,光着上身,还在穿裤衩,至于那个女人是什么状况,我还真没看。

  我们两个人被警察像囚犯一样带下楼,塞进警车的后排座,左右各进来一个警察夹住我们,我当然喊冤啦,可没人听我的,他们说,有什么情况先回公安局再说!

  就这样我们深更半夜的,被老鹰抓小鸡一样,带到县公安局大楼里。

    你可能对下面的文章也感兴趣

    我在佛山传销的日子里(续2)

    继续上一集吧,我和同事窦工被抓到县公安局,然后被带到不同的房间接受审讯,我原原本本的向他们交代了事情和过程,一个年轻的警官,对我挺客气,明确的告诉我,没事儿!而且还给我发了一根香烟,我们天南海北的调侃,气氛还挺融洽。 当问起我的老同事情况怎……

    在佛山传销的日子里

    先八一下楼主情况,41岁了,中铁建某项目,大学本科毕业十几年了,混了个高级工程师,前几年觉得太过沉沦,发力考了注册一级建造师(公路、市政),注册安全工程师,经历过跳槽后又回到原单位的经历,无穷无尽的加班,饮酒,常年无休,野外工作环境下,在这……

    反传销主页

    十年反传销
    风清扬足迹

    电话微信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13733876940
    短信平台
    18503855251
    电子邮件
    1038911163@qq.com

    关注我们
    二维码

    防骗反传销联盟微信

    防骗反传销联盟

    风清扬反传销微信

    风清扬反传销微信

    举报传销
    维权直销

    传销组织骗术
    骗局曝光平台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