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传销网提示您请:真爱生命,请远离传销骗局!

中国反传销研究所_风清扬反传销网_最专业最权威反传销门户网站_咨询电话_微信 13733876940

我的闺蜜只想骗我进传销—恐惧

时间:2018-08-18 18:55来源:中国反传销研究所 作者:风清扬反传销 点击:
2016年,我硕士毕业,在一所医学类高校做行政工作,李佳是我的同事。那天,我们像往常一样在食堂吃午饭。食堂的电视里传来新闻的声音:8月7日,记者从天津静海区区政府获悉,天津静海区8月6日组织开展打击传销的凌晨行动,当天发现传销窝点301处,清理传销人

2016年,我硕士毕业,在一所医学类高校做行政工作,李佳是我的同事。那天,我们像往常一样在食堂吃午饭。食堂的电视里传来新闻的声音:“8月7日,记者从天津静海区区政府获悉,天津静海区8月6日组织开展打击传销的‘凌晨行动’,当天发现传销窝点301处,清理传销人员63名……”

“又是传销!你见过么?”李佳问我。

“只在电视上见过,没见过真的。”

“我见过,差点儿出不来。”

“那地方真那么吓人?”

“那地方不吓人,”她叹了口气,“那地方吃人!”

我抬起头,试探性地问:“真的啊?跟我说说呗!”

李佳没说话,我想是我唐突了,赶忙又说:“算了没事,我们还是吃饭吧。”

李佳放下筷子:“跟你说说吧,反正都过去了。”

1

故事的主角是李佳的高中同学王丹,班里公认的班花,追求者甚众。她个子不高,大眼睛,性格文静腼腆,一笑脸上两个梨涡,用李佳的话说:“这么温柔又容易害羞的姑娘,我一个女生见了都有种保护欲。”

而那时的李佳一头短发,性格大大咧咧,人称“佳哥”,跟王丹天天形影不离。

高中毕业,李佳和王丹都去省会城市读大学,李佳读医科,依旧风风火火,王丹读师范,依旧追求者众。俩人依然经常见面,一起吃饭、逛街,有时候玩得晚了,就趁宿管阿姨不注意,溜进其中一个人的宿舍,挤在一张床上,总有说不完的话。

2011年夏天,李佳和王丹读大三,两人都开始出去实习了,见面次数越来越少,慢慢的,几个月也见不上一次。

2012年春节过得早,过完年很久才开学。两个人好久没见,王丹的生日就在3月,又赶上了周末。李佳就计划着,给王丹好好过个生日,一起说说话。没想到却被王丹一口拒绝,说生日在家已经过完了。

李佳坚持说一起出来吃个饭也好,王丹就在电话那头支支吾吾的,只说最近没时间,以后有时间再约吧。李佳有些纳闷,觉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想再问,王丹就找借口匆忙挂了电话。

之后整个学期,李佳又约了王丹好几次,都被王丹拒绝了,不是说在兼职就是说在加班。

等快要放暑假的时候,王丹才突然提出,想约李佳出去玩,去附近的A市爬山——以前两人见面一般都是在市内逛逛吃吃,还没出过城,大学生也没多少钱,更没一起出去旅游过——可一想到整个学期都没见面,自己这段时间也忙,该放松放松了,李佳就答应了。

相处多年,李佳已经习惯了在两人之间充当决策者的角色,定好了时间之后,李佳就开始计划着买车票、找宾馆、规划行程,计划得差不多了就去找王丹商量。没想到王丹却说,她表哥也在A市,住表哥家就行,表哥会带她俩玩。

李佳之前从没听王丹提起过这个表哥,有点犹豫。王丹安慰她:“没事,刚好他们也要去爬山,咱跟他们凑个热闹。再说了,表哥特别热情地邀请,我实在不好意思拒绝。”

虽然觉得有点别扭,但是李佳还是跟着王丹去了A市。

2

“你也还真是挺相信她,”我忍不住说道,“就这么的跟她去了?”

“我当时也没想,就觉得有个本地人带着玩也不错……现在想想是不太一样,她平时很爱笑,我俩总有说不完的话。但是那次,路上将近3个小时,她几乎没主动跟我说话,一直望着窗外。”

到了A市一出车站,表哥果然在不远处抽烟。见面寒暄了几句后,表哥便不再说话,只是带着她们一路往站外走。

“表哥,这几天天气怎么样啊?”王丹对着一路走在前边的表哥问道。

“啊?哦,还行,应该不耽误爬山。”

“那我们现在是回家么?”王丹又问。

“我们去一趟菜市场,买点菜,晚上给你们做点好吃的。”

说着,他们便一路往菜市场走。路上路过一个不大的商场,王丹扭头笑着对李佳说:“有时间带你去这个商场逛逛,里边的衣服又便宜又好看。”

李佳听了一愣——按理说她俩都是第一次来A市,王丹怎么知道这个商场衣服便宜?便随口问道:“你以前来过A市?”

王丹笑容一滞,随即躲开李佳询问的眼神,含含糊糊地答:“啊,好多年前来过一次,这不是表哥家在这么,大概记得。”

“哦。”李佳随口应了一句,心里也没多想。

买完了菜,直奔表哥家。在路上,王丹就跟李佳说,表哥和别人一起合租,都是在一个单位工作的。虽然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是一开门,“家”里的景象还是让李佳有点意外:屋子里挤了10来个人,除了一位50岁左右的阿姨之外,年纪都和李佳、王丹相仿,一看李佳来了,都立刻站起来跟李佳打招呼,特别热情。

李佳刚开始还以为这些人是表哥的朋友,来家里做客的。后来偷偷问了王丹才知道,这些人都是“和表哥合租的室友”。

“那你当时咋不直接跟王丹出去住?”我问。

“来都来了,总不好意思看见人多马上扭头就走……”

“然后呢?”

“当天晚上,那个阿姨做了七八个菜,相当丰盛,所有人席地而坐,围着一圈吃饭。”李佳停顿了一下,“真的是席地而坐!就是在地上铺了一块塑料布。我当时还傻乎乎地觉得,她表哥他们过得也挺辛苦的,这么多人挤在一起,吃饭还连个桌子都没有。”

“那吃完饭呢?有什么活动么?”

“有活动,就是纯娱乐,阿姨去收拾厨房,我们几个年轻人玩牌,玩天黑请闭眼,唱歌聊天什么的。但是玩着玩着,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女孩总是盯着我手机,一直看我在干什么。”

“她是怕你察觉出来报警?”

“后来想想应该是怕我跟别人通风报信,但是我当时不知道,只是觉得这个行为有点不太礼貌。”

“你们这么多人晚上怎么住啊?”我还是忍不住好奇。

李佳苦笑了一下:“本来有12个人,加上我和王丹14个。8个女生睡一个卧室,6个男生睡一个卧室,就直接睡在地上。要不是当时很晚了,我真就走了——但,这一天只是让我不自在而已,第二天才是真的死里逃生。”

3

第二天早上5点多,王丹就叫醒了李佳。李佳强忍着困意睁开眼一看,屋里的人竟然都走了,就剩她俩了。李佳问王丹:“这么早就要出发?”王丹说,只是想出去吃个早饭。

李佳清醒了一会儿,简单洗漱了一下,就跟王丹出了门。

俩人打车到了一个老街区,前面是一个在马路两边临时搭建的早市,不时传来小贩的吆喝声。身后是一排老楼。

李佳想都没想,就往早市那边走——这附近看起来只有早市能有吃的卖。

“李佳,”王丹一把拽住了李佳的胳膊,“咱去那边。”说着指了指身后的老楼。

“不是去吃饭么?”

王丹低头看了眼脚面:“一会儿再吃,先去听个创业课。”

李佳不知道这又是什么幺蛾子,撇开王丹的手:“啥创业课?我不去,我不想创业,也不需要听课。”说着扭头又要往早市走。

王丹看李佳有点生气了,轻轻地拉住了李佳的衣服,低声说:“跟我去听听吧,别人赠的票。反正听听又没啥坏处,你要是不去那我自己去了……”

李佳吃软不吃硬,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还是跟着王丹去了。

穿过马路,走到一个单元门口,王丹带着李佳从旁边的楼梯下了半层楼,敲了敲一户半地下室的房门,没多久,一位约莫40多岁的女人开了门。

王丹和她似乎认识:“王姐,我俩来听课。”

女人笑了笑:“进来吧!”

王丹点点头。女人侧着身子让两人进了屋。

进门后,王丹带着李佳,径直往里边的一个房间走。李佳看着王丹熟门熟路的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脑中盘算着,也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少事儿瞒着自己。

房间里已经有大约10多个人,都20岁左右的年纪,朝着一个方向整齐地坐在地上。房间正前方立着一块黑板,一位20多岁的女孩正在黑板前边写边讲:“我们这个是梦雅概念产品,大家可以看一下这个概念图……”

王丹跟讲课的女孩点头示意了一下,便拉着李佳找个地方坐下了。

李佳看了眼黑板,又听这个女孩讲了几句,心里暗惊:这是进了传销窝了!

女孩继续在黑板上写写画画,李佳抬头假装看着黑板,神经越来越紧绷,脑袋里一万个想法不断往外冒:他们是电视上那种暴力团伙吗?会直接软禁她和王丹吗?门口那个王姐看样子就是看着他们的,如果自己强行要走,他们会怎么做呢?

看着屋子里这些人的表情,多半已经被洗脑了,估计也没人会帮自己。如果他们强留的话该怎么办呢?找人来是不可能了,人生地不熟的;报警也不现实,自己连现在具体在哪都说不清楚,而且他们也不会眼看着让她报警……李佳越想越觉得害怕,但她最终还是决定,先带着王丹出去再说。

于是,李佳忽然站了起来,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拉起王丹就要往外走。王姐本来坐在门口的方厅里,看李佳起身赶紧过来迎面拦住了她,表情还是和颜悦色的:“咋了?咋不听了?”李佳也不说话,边换鞋边往门口挪,这时另外两个年龄比较大的女人也过来了,挡在李佳和防盗门之间盯着她换鞋。

李佳一看硬走是不行了,便顺手捂住了肚子:“我肚子疼,听不下去了。”

王姐一听,一脸关切地说:“咋突然肚子疼?你先进这屋来坐一会儿,我给你倒杯热水。”说着顺势把李佳使劲拽到了旁边一个屋的床上,又转身去倒热水。

李佳趁王姐倒热水的功夫,扫了一眼王丹,看王丹又回到了讲课的屋里坐下了,抬头看着黑板,眼睛时不时往这边瞄一下。李佳心想,看来王丹还真是铁了心了,于是,拿出手机翻起了通讯录,可怎么也想不到合适求救的人。

没人能求救,只能假装打个电话了——李佳拿起手机,用带着哭腔、撒娇的语气说:“喂?老公啊,你来接我吧!我肚子疼,就在那个市场后边的老楼里。”李佳虽然不知道自己在哪,但也只能尽量装出熟悉的样子:“对,就是那个……你多长时间能到啊?……好,我就等你10分钟啊。”说完便假装挂掉电话。

这时,王姐端了杯热水走了过来:“姑娘,先喝点水吧。”李佳接过了水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这水无论如何她是不敢喝的。

放下水,李佳犹豫了一下又站起身准备往外走,王姐见状又拦:“别急着走啊,再待一会儿吧!”

“我老公来接我,已经在楼下了,我必须得走,你要是再不让我走,我就报警了。”李佳看着王姐冷冷地说道。王姐一听,脸瞬间就拉了下来。

“王姐!”这时,王丹走了过来,对着那女人说,“我俩先回去吧,我再跟她说说。”

王姐斜眼看了看王丹,像是犹豫了一下,便没有再拦着。

4

两个人一出楼,李佳的火就再也抑制不住了,对着王丹怒吼:“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他妈是传销啊!你赶紧跟我回家。”

面对李佳的怒火,王丹似乎也不着急,只是低头轻声说道:“这不是传销,这就是创业课……”

“你是瞎还是傻啊?!”李佳看着王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更生气了,盯着王丹的眼睛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王丹顿时没了底气,沉默了一会儿,用几乎连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说:“我也是第一次来,不知道这是传销啊……”

“你还骗我!你怎么就能这么熟门熟路,第一次来就顺利地找到这儿?还跟王姐那么熟,进门就知道往哪个屋进,你当我是傻子么!”

听李佳这么说,王丹再也控制不住了,蹲在地上哭着说:“对,我已经来A市3个月了,这个项目真的挺好的,以后可以不用那么辛苦地去打工。我希望你能来跟我一起赚钱,我希望你能来陪我。”

李佳气得说不出话来,知道王丹已经被洗了脑了,当下也只能来硬的了——“王丹,要么你跟我回学校,要么我现在报警!”

王丹一听,立刻站了起来,拽着李佳的胳膊:“不行!我已经回不去了,学校不会要我了,你现在报警也没用,警察来了也没办法,根本拿不到证据。”

“那我不管,那你就跟我回学校,现在就走,去客运站。”李佳连拖带拽,拉着王丹就往路边走,顺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坐了进去,王丹拗不过,也跟着进了出租车。

到了客运站,李佳扔下王丹,立刻跑去窗口买了两张回学校的客车票,看离开车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就拉着王丹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

王丹刚一坐下,就又开始哭起来:“你不用劝我了,我不会跟你走的,我也走不了了。”

“为什么走不了?怎么就走不了了?你今天必须跟我走。你想想你爸妈,想想你爷爷、你哥,那么多人在等着你回家,你真要在这待一辈子么?那是传销!是犯法的啊……”李佳还在说着,无意中看了眼候车大厅门口,突然就知道为什么王丹说“走不了了”——有3个人气势汹汹地进了候车大厅,正在往她们这个方向走,全都是昨天一起吃饭的。

显然王丹也看见了这几个人,哭得更凶了:“你真忍心留下我一个人在这么?咱俩都认识6年了……”

“我没要把你一个人扔在这儿!我买了两张票,咱俩一起走。这是车站,我就不信他们敢对咱俩怎么样!”李佳说着瞪了一眼那几个人,他们走到离李佳和王丹两三米的地方就坐下了,并没有再靠近,但还是时不时地看向她们这边。

“可是我已经走不了了……你留着陪我吧,在这儿再待几天,再考虑一下。”王丹几乎是用央求的语气跟李佳说。

“我不可能在这儿,我要是再回去,肯定就出不来了,恐怕以后有一天自己咋死的都不知道。是,你也说咱俩认识6年了,你觉得我对你咋样?”李佳看着王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

“就是因为你对我好,我……我才让你过来一起赚钱啊!”

“你还知道我对你好!”李佳苦笑一声,“对你好你就这么对我?你也知道我家里啥情况,我高三那年我爸就没了,这几年我和我妈有多辛苦你都见过,我要是也陷在这,我家里天就塌了,你觉得我妈还能活么?”李佳说着也忍不住哭起来。

“就是因为看你辛苦,才想让你过来,我们一起在这赚钱不好么?”王丹还是不依不饶。

李佳看了王丹一眼,恨恨地说道:“你还真是执迷不悟!”说完起身往检票口走。

5

李佳这边刚一起身,旁边那3个人就立刻从座位上跳起来,冲过来要拉住李佳,想抢李佳手里的车票。

李佳奋力挣脱了拉扯,三步并作两步往检票口跑。

王丹和另外三个人追了两步,左顾右盼地看了看车站里散在各处的、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投鼠忌器,也不敢直接过去拽人,眼看着李佳跑到了检票口,才慢慢跟了上去。

李佳检完票就上了车,直接走到最后一排,随便找了个座坐下了。她只觉得大脑一片混乱,心脏狂跳不止,又害怕又不知所措。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再留在这,但是她又担心王丹,觉得自己就这么把王丹扔下了,多少还是有点于心不忍。

正想着,突然听见一个尖锐的女人叫声:“李佳在那呢!”抬头一看,王丹和那3个人也上了车。李佳看着王丹几乎是从过道那一头,跌跌撞撞地朝最后一排走了过来,边走还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那3个人在后面跟着假装要拉住王丹,边拉嘴上还喊着:“丹丹,算了!她既然不要你了,你还要她干啥!”

“不行,她不要我,我也得要她!李佳,你跟我下去!”王丹边哭边喊,手上还不停推搡着,忽然脚下不稳,一跟头摔趴在了地上,王丹似乎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趴在地上使劲伸着胳膊要拽李佳:“李佳!你跟我下去!跟我下去!”

李佳完全懵了——她记忆中的王丹,是一个那么温柔的姑娘,平时连大声说话都不会,现在居然趴在地上像个泼妇一样喊。

“李佳,我告诉你!你现在走,受苦的是王丹,你要想清楚!” 跟来的人中有一个女人,指着李佳说,“你走了,王丹回去受的苦、遭的罪就都是你造成的!”

李佳那一刻真有点犹豫了,但还是坐在座位上一句话都没说。她觉得自己突然间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动也动不了,喊也喊不出来。

这一阵喊叫打闹早就吸引了车上乘客的注意力,所有人都扭过头看着,却又没人愿意过来“掺和”。终于,司机起身大步走了过来,不满地质问王丹他们:“你们4个干嘛的?有没有票?在这闹啥呢?”

那3个人互相使了个眼色,把王丹连拖带拽地拉下了车。

客车终于开动了,李佳还是没有缓过神来,眼前还是刚才王丹趴在地上哭喊的场景。想想这两天发生的事,想想两个人认识这么多年的点点滴滴,李佳终于忍不住痛哭了起来。她不知道这半年王丹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是真的想带走王丹,但是实在做不到。

李佳恍恍惚惚地坐了一路,客车刚进城,她就跟司机打了声招呼提前下车了,又换了辆出租车回了学校——她不知道那帮人有没有派人在终点站等着她,不敢坐到终点站。

6

李佳讲完这个故事,我俩都沉默了许久,只感觉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我回来之后不久,就听说一个高中时候喜欢她的男生也被她骗去了,那个男生想把她带出来没成功,在那待了3天找机会跑出来了。”

“你们后来还有联系么?”

“回来之后,王丹给我打了十几个电话我都没接,后来她实在没办法了,给我发了几个短信,说让我看见回复一下,就想确认我是安全到学校了。我当时心里乱得很,给她简单回了两个字之后,就把所有联系方式都拉黑了。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李佳低着头,“其实,回来之后我也想过把她救出来,但是我实在是没办法,甚至是没这个勇气。我联系不上她父母,也不能报警。”

“为什么不能报警?”

“我怕啊,我是真的怕他们报复!那天住的地方我不知道在哪,听课的地方我也不知道在哪,甚至他们那些人的名字,都有可能全是假的。就算是都知道,传销这种事也很难拿到证据。可王丹对我了如指掌,她知道我家在哪,见过我妈,我自己死也就死了,可是不敢拿我妈赌啊!”李佳的声音又有点哽咽了,“如果我出事了,我妈估计也活不下去了……如果我妈出事了,那我就真成了孤儿了……”

我心里五味杂陈,想劝几句又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

李佳沉默了一会儿,又说:“每次想起来这件事,我都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我恨自己没本事把她救出来,恨自己的自私懦弱,可这毕竟不是电视剧,现实就是现实。”李佳说着摇了摇头,长舒了一口气:“眼看着一个温柔文静的姑娘变成了那个样子,你说传销这地方是不是可以吃人的?”

后记

跟我讲完这个故事以后,李佳说,自己还是尝试着联系了一些高中同学。听说,因为王丹很久不在学校出现,该缴的学费也没缴,大学辅导员联系了王丹的父母。王丹的父母得知情况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把王丹带回了家,学校那边也办了休学。

再后来,就什么消息都没了。


(责任编辑:风清扬反传销)

  

  (责任编辑:传销何日绝)

  

  本文信息转载于 风清扬反传销网 ,国内专业反传公益性组织,反传销研究所合肥传销QQ群242727084

  中国反传销研究所解救传销受害者风清扬微信1373387690咨询专线13733876940 www.fanchuanxiao.net

  专业反洗脑,手机定位解救寻人。打击传销,我们在路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