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应城:诋毁敲诈佳莱公司案嫌犯亟须严惩

来源:敲诈佳莱公司责任编辑:敲诈佳莱公司2019-07-26 20:40

记者 文溪音 赵雷

“权健事件”过后,越来越多的直销公司卷入舆论漩涡。受此连带影响,佳莱公司也因一起敲诈勒索事件,迅速成为众矢之的。敲诈佳莱公司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各类自媒体也应运而生,同时也暗流涌动着“网络黑产”。近年来,佳莱公司连遭他人恶意网络诋毁,并被敲诈勒索。企业报警,嫌犯被抓。但嫌犯莫名被取保候审后,其又变本加厉的攻击企业……

该敲诈勒索团伙有策划,有分工,建立若干个QQ群、微博和微信群等散布不实信息和言论,造谣惑众,专以非法手段牟取非法利益,他们的行迹遍布湖北山东、广东等地。敲诈佳莱公司

据反映,遭其敲诈勒索的还不仅仅是只这一家企业。

谋划:网罗若干群造谣诋毁侵害

佳莱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莱公司)座落于广州市番禺区石碁镇。

2018年年底左右,佳莱公司陆续接到经销商反映,称发现在网上有一伙人攻击佳莱公司及产品。佳莱公司当时并没有当回事,但后来发现越来越厉害,建立专门的QQ群、微博、微信群互动,全天候24小时不间断(一个账号一天多达27条)发布攻击公司的言论和精心蓄谋策划的文章。

经甄别,这伙人既不是佳莱公司的产品消费者,又不是经销商,却常打着要“退货”等名义实施要挟。

“黄×洪和冯×等人有计划的在微博、百度贴吧、天涯论坛等多个平台对我公司进行诋毁谩骂攻击长达两年之久。”佳莱公司外事总监江经理出示相关截屏资料,向媒体记者介绍。敲诈佳莱公司

“以邱×勋为首的团伙专门建立了QQ维权群、微信维权群,到处拉人进群,每个群都有几十、上百号人。煽动大家退货,教唆群内人跳楼、打110、执法部门电话,无事生非,恶意制造事端。”江经理说,“他们不但布置任务,让人每天至少打七八次电话所谓投诉,骚扰执法部门工作,砸店并围堵经销商,限制经销商人身自由,还在群里造谣××领导人夫人用××卫生巾、该领导人夫人就是我公司的后台……等等,肆无忌惮的散布种种不实言论和信息,造谣惑众。”敲诈佳莱公司

“更为严重的是,他们还发布黄色图片,诬陷我公司经销商强奸妇女,以达到轰动效应。面对我公司的制止和质问,他们口出狂言的称要谈条件,其中仅邱×勋一人就要求必须至少给10万元封口费才解散他亲手建立的网络群,不发图照和攻击文章,并称出10万元钱解决我这个小人物不过分吧?”佳莱公司外事部的刘总也表示,“我公司多次制止交涉,但他们有恃无恐,已给我公司遭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和商誉侵害。”

恶行:变本加厉实施敲诈勒索

根据涉案网络群显示,与邱×勋相互活跃呼应的有黄×恩、冯×等数十人。

经查,发现这个群体有严密的组织和分工。再经查找,湖北省应城市邱×勋为这个网络组织人。

2019年2月,佳莱公司委派外事部负责人专程前往应城市了解情况,见到了邱×勋。经谈话了解,邱×勋既不是佳莱公司的经销商,也不是购买佳莱公司产品的人,其与经销商更没有任何纠葛,而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局外人——××公司保安人员。

“邱×勋说他没有去过北京,没有坐过飞机,想去北京看看。”邱×勋提出要求。佳莱公司外事部人员本想息事宁人,做生意以和为贵,不想跟任何人交恶,便满足他心愿,为其购买了3月1日的机票。

但佳莱公司遭遇更坏的噩梦也从这次北京之行开始了……

“来京后,自己工作不好,每月仅有2000来元工资,就是想在网上发文章赚点钱。”邱×勋称。他得寸进尺,跟佳莱公司外事部负责人还提出“帮我找个好工作和介绍一个女朋友”。外事部负责人表示尽力帮他找工作,但介绍女朋友无能为力。

在京款待之后,邱×勋坦白,自己的确不了解实情,并录制了“网上的事情不搞了,以后好好生活”的视频,答应不再在网上乱发东西。

但邱×勋一回到应城后,好了没几天,又继续发布攻击佳莱公司和法人的言论。无奈之下,佳莱公司外事人员又一次交涉。邱×勋反问江总:“你看我这么搞值多少钱?付10万元钱封口费,我解散QQ群,以后不发声。如果不给,就把佳莱搞死。”外事经理被其威逼,当日按邱×勋要求给了他10000元现金。邱×勋声称“这个是订金,剩余9万元必须于三天内补齐”。隔日,邱×勋又追加敲诈条件,提出“给山东同伙费用,才可以不搞你们,不然让你们公司永无宁日”,并在群里公开炫耀,表示“这种来钱方式很成功,是有搞头的,要继续下去”。

在他的唆使下,网群攻击和煽动更疯狂……

黄×洪(微博号:黄义反传销)、冯×(微博号:反传销坚哥)及QQ网名自称“广西主导”的解×三人,得到邱×勋“要继续搞下去”的信息后,乘势而上,不但发文频繁,而且追加条件,提高价格。

5月20日,黄、冯将佳莱公司外事工作人员约到北京市东城区×××酒店“面谈”,又敲诈了10000元。

“但黄、冯等人拿到钱之后,没几天又上网发布言论,并声称上次那个叫‘咨询费’,要想不再发负面文章,每年收费20—30万元。”佳莱公司外事工作人员称,“我公司拒绝他们的无理要求,他们就以先按照每年收取12万元作为折中方案,定下‘规矩’。”

被抓:嫌犯被取保后群友更猖獗

佳莱公司实在无法忍受这种不依不饶的敲诈勒索行径,到案发地报案,并向警方提供了有关被敲诈勒索视频、追加条件音频以及网频图片等涉案资料。敲诈佳莱公司

由于尾款没到位,邱×勋便在网上集结人员,约好时间、地点,带领山东同伙等去广州佳莱公司总部拉横幅闹事。从湖北应城追赶到广州闹事的邱×勋被抓捕,后押回应城,并被移送起诉。但不知何故,犯罪嫌疑人邱×勋被取保候审。敲诈佳莱公司

“邱×勋在取保阶段,不但不收敛,反而更猖狂,藐视法律,与群友在网络上发布攻击司法机关的言论,还策动有关群友暴力袭击经销商。”江经理介绍称,“李×红是我公司的经销商,其家中被他们一群群友围堵,限制人身自由长达4天之久。”

李×红反映称:“这伙人穷凶极恶,惨无人道,围堵我家,打砸大门,限制家中婆婆和幼子的人身自由,烧毁大门门镜,断电断水。70多岁的婆婆刚做完癌症手术,在家养病经不起惊吓。连遭4天的恶意恐吓骚扰,婆婆心脏病复发;7岁的幼子被限制而不让上学。婆婆甚至跪地苦苦哀求放过他俩,让她治病、放小孩子去上学,但也遭到拒绝。我在外地出差,得知情况后,迅速回家制止他们的暴行,但遭至他们袭击殴打昏厥,后往我身上泼倒敌敌畏农药而致当即中毒。在我被好心人送往医院救治途中,他们这伙人还不断的追赶阻截,恶语辱骂。当时有好心人录下了事发过程,但被他们发现,几个大汉夺走手机砸毁,并将客户的亲人重重的摔击在地,造成脑震荡和五节颈椎挫伤(有医院诊断证明)。”

“既使李×红已在入院抢救治疗中,他们也不放过,仍猖狂的在网络上散播她个人照片,对其展开各种人身攻击,辱骂言语不堪入目。”佳莱公司外事工作人员介绍说。李×红目前精神恍惚,得了抑郁症、焦虑症,整日惶恐不安;小孩因为这件事情无法上学,严重耽误学业,同时给幼小的心灵带来不可磨灭的阴影;李×红的婆婆因为这件事惊吓过度,后经入住重症加强护理病房医治抢救,才幸免一场性命危险。

严惩:公正办案将涉案人员绳之以法

以邱×勋等人为首的敲诈团伙,不但手段残狠,而且胃口极大,佳莱公司的多个经销商门店遭到他们明目张胆的围堵、滋扰、恐吓,门面被喷油漆,许多经销商因此被吓得不敢开业,有家不敢回,日常的经营活动与工作无法开展,已近瘫痪无法正常生产经营状态。

“据对他们业内人士了解得知,被其邱×勋、黄×洪、冯×等团伙敲诈勒索的企业,不只是佳莱公司一家,很多企业都要给他们交‘封口费’,而且数额巨大……”佳莱公司外事总监江经理反映。

“针对邱×勋等人涉嫌敲诈勒索犯罪行为,目前我公司均已向有关警方报了案。”江经理表示称。据网侦调查,邱×勋等人的恶劣行为,比我们在网上看到的内容还要多得多。

设立若干群,网罗同伙,恶意诋毁公司及他人,非法围堵打砸公司经销商,限制人身自由,敲诈勒索公司财产,造谣惑众,拉帮结派,教唆犯罪,滋扰社会,破坏经营,气焰嚣张,影响与危害极深。个人私欲而借以网络手段实施敲诈犯罪的现象和行为,必是痛打与惩治的对象,还企业一个正常的生产经营与工作的稳定环境。

4月9日,全国扫黑办首次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开发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和司法部联合印发的关于办理扫黑除恶案件的四个意见。根据《关于办理实施“软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软暴力”被界定为一种与暴力、威胁手段并列的犯罪手段,跟踪滋扰他人、恶意举报诬陷等行为都属于软暴力。

全国扫黑办副主任、公安部副部长杜航伟明确表示,“软暴力”既可以作为寻衅滋事罪的行为手段,也可作为敲诈勒索罪的行为手段。杜航伟强调,这次制定的《意见》中,对“软暴力”犯罪表现形式作了具体的列举。如揭发隐私、恶意举报、诬告陷害、破坏、霸占财物等。另外扰乱正常生活、工作、生产、经营秩序的手段,如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破坏生活设施、拉挂横幅、泼洒污物、断水断电,派驻人员据守等方式直接或间接地控制厂房、办公区、生产区、经营场所等。对此类行为,公安机关及检察机关等将联合严厉打击。敲诈佳莱公司

目前,湖北省应城市公安机关及应城市检察机关正协力侦办邱×勋涉嫌敲诈勒索罪一案。

据应城市公安局和应城市检察院相关人员表示,该案影响极大,领导非常重视。为了办实案件,目前又进行了侦查补证。请相信司法机关会秉公办案的,维护企业和群众的合法权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你可能对下面的文章也感兴趣